文/洪荒 小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肚子痛。有一次,痛到沒辦法,忽然有靈魂出竅的感覺,站在自己外面,問自己:「那是你嗎?是你在痛嗎?」「我」和那個在痛的「你」似乎就分開了。沒有那麼痛了。 用第二人稱的書寫,就是因為這樣,我沒有能力自己刮骨療傷,但我可以為「你」如此。你是我,不僅是我。 完整文章
文/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拜託所有我的女性朋友,看完這本書,然後來談談你覺得女性情慾是什麼,我相信統合出來的答案,一定會既精彩又深奧。 當年為了寫開放、多重關係的論文,訪談近20位女同志(其他20多位則是男同志),最讓我驚嚇的不是關係的多樣性,而是女性情慾揭開了自身一部份真實,展示在我一個男同志面前,我第一次意識到,男性與女性的情慾真的迥然不同。 完整文章
文/吳凱莉 史黛西最近心情超差,因為男友疑似劈腿,但兩人已經快要步入禮堂,現在這個婚到底要不要結?史黛西的閨蜜小玉每天強力洗腦,過度積極的幫史黛西下指導棋…… 停看聽!注意閨蜜的情緒勒索 ‧ 過度干涉別人的人生:其實情緒勒索這件事, 不是只存在於親人或伴侶間, 朋友也很常用「 我是為你好」來包裝情緒勒索。 完整文章
文/呂秋遠 Q 不插手處理爸媽間的事,難道是錯的嗎? 律師叔叔,請問如果爸爸「又」外遇怎麼辦?我這次好平靜,可是我不知道是好是壞?媽媽明明已經跟爸爸離婚了,可是她還是很難過。 媽媽常說「我只剩你了」,我知道是事實,可是還是壓力好大好累。對不起叔叔,聽起來好亂好奇怪,可是我現在不知道要想什麼。我想請問,不插手處理爸爸媽媽間的事情,難道是我的錯嗎? 完整文章
文/宋怡慧(新北市立丹鳳高中教務主任) 《生活是頭安靜的獸》在小說結語說:「她腦中浮現出陽光普照的房間、向陽的牆壁、屋外的月桂樹。這個世界,令她目眩撩亂。她還不想離開。」平凡的生活看似單純卻複雜,不純然幸福,也不完全悲傷,憂愁抑鬱卻有深刻的豁達閒適縈繞於胸懷,看似微不足道的人生,卻是如此雋永又富有深意。 完整文章
文/吳存富(可道律師事務所主持律師) 那天遇到個很久不見的當事人,出乎意料地,她變得比半年前漂亮多了,是她叫住了我,否則,我幾乎要認不出她來。 我問她過得如何?她回答:「很好啊!」 這答案很令人欣喜,因為多數經歷離婚過程的當事人都要好一陣子才走得出來,而且離婚後都會滄桑衰老許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