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失智了嗎,怎麼還會有這些衝動?

文/蔡佳芬 有些失智症照顧者會說:「他不記得我沒關係,但是他老是認為我會害他,偷走他的東西,食物被我下毒,把我當成仇人或賊來看待,好令人傷心。」 如果問一個失智者的照護者,最辛苦的部分是什麼?是不眠不休,即使盡力照顧失智者,失智者卻仍然退化嗎? 但照顧者可能會回答:「其實,這些我可以忍耐,也都做好了…

當人們只有療癒,沒有眼淚與憤怒,世界從此開始失控?

文/威爾.佛格森 「時代前鋒報」三版一條小小的報導,揭開世界末日的序幕。 這條電訊當天很晚才傳到各報,很多家報社因此懶得刊登。「時代前鋒報」把它當成次要新聞處理,塞在廣告和社論之間,其實是在填左下角的版面。讀者一不小心,就會漏看。它的標題是這麼下的:「煙草公司銷售量意外滑落。」 光就這條消息本身而言…

我不期待孩子有強大的競爭力,只希望他們覺得人生是可以有想像的

文/小野 最近有一本親子教育雜誌要訪問我談「選擇」。在訪問前,我遇到我的兩個姊姊,我將這個問題請教她們:「人的選擇到底多不多?」 從外商公司退休的二姊猶豫幾秒鐘後回答:「其實人的選擇並不算少,但是人會受限於內在的恐懼或不安,選擇就越來越少了。」 經濟學家的大姊激動地抓緊我的手說︰「人的選擇非常非常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