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美玲 「西岸三部曲」是一場接一場的「心靈爭戰」。雖然都有拿刀動槍的場面,但它們只做為陪襯意象,無形的爭戰更關鍵,主要戰場在「自己」裡面。歐睿、桂蕊、玫茉、葛維這四位在不同境遇中冀求「自由」的男女主角,不論是為了克服或勝過或發現或相融和解,追索到底,心戰對象都是自己,包括自己的認知、自限、自欺、怯懦、恐懼、或逃避,而背景格局,則有我們文化中的「家、國、天下」意味。 完整文章
文/布蘭登.山德森;譯/彭臨桂 我躲到安靜的洞穴中。我不敢回去找媽媽和奶奶。媽媽一定會非常開心,她因為克里爾人失去了丈夫,非常害怕看到我踏上相同的命運。奶奶……她會叫我戰鬥。 可是要戰鬥什麼?軍隊又不要我。 我覺得自己像個蠢蛋。一直以來,我都告訴自己會成為飛行員,而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機會。我的老師這些年來一定都在私底下嘲笑我。 完整文章
連不讀日本推理的讀者,都可能聽過宮部美幸的經典大作《模倣犯》,但不讀宮部美幸,就很難體會她的故事為什麼會那麼有魅力。如果覺得《模倣犯》厚厚兩大本像殺人凶器實在很難處理,那可以從單冊的、薄一點的、設定絕對讓你很有熟悉感受又有電子版的「杉村三郎」系列開始! 完整文章
文/懷觀 早上十點半,如初回到杜長風面前。杜長風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拋下一句「跟上」,便自顧自走出辦公室。 杜長風的步伐很大,如初必須疾走才跟得上。兩人進入電梯,上到最頂層的十五樓,再出電梯,一路上誰都沒說話,直到杜長風拿出識別證刷開門,如初跟著踏進修復室,她才張開嘴,發出一聲:「哇!」 整個地方只能用一個字形容,就是「光」。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妮・蓋柏;譯/林欣璇 她花了七年,才把信寫對。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我的名字叫思嘉蕾,不過這封信是為我的妹妹朵娜泰拉寫的,她的生日快到了,很想見到您和所有厲害的卡拉瓦團員,日期是生長季的第三十七天,如果您能來的話,這一定會是她這輩子最棒的生日。 滿懷希望的, 思嘉蕾 寄自君領崔斯達島 ♠ 伊嵐丹王朝,紀元五十一年 親愛的卡拉瓦團長先生: 完整文章
這天天氣很好。 天氣每天都很好。自創世以來才剛過了七天,雨都還未創造出來。不過,伊甸園東正濃雲密布,預告了第一場雷雨即將到來,而且規模還不小。 東門天使抬起雙翼,遮住頭,想擋開世上第一陣雨滴。 「抱歉,」他客氣地說:「你剛說什麼來著?」 「我說,那傢伙算是玩完了。」蛇說。 「噢,對啊。」名叫阿茲拉斐爾的天使說。 完整文章
文/凱德兒‧布雷克;譯/林欣璇 娜塔莉亞.艾倫眼帶批評地監督妹妹搬回格利斯厥莊園,她不過把關妮薇趕出莊園幾個月,僕人從前門扛進來的行李箱川流不息,還以為她離開了好幾年。 「可以睡在我自己的床上真好。」關妮薇說。她深深吸氣,格利斯厥的空氣有木頭上油的味道,此外也聞得到書本以及廚房裡咕嘟冒泡、劇毒又美味的燉肉。 「妳在鎮裡的床也是自己的床。」娜塔莉亞說,「別一副吃了苦頭的樣子。」 完整文章
在觀賞改編作品時,有些人會將原著奉為圭臬,認為所有更動都是不可原諒的,就算是將小說改編為電影這種難免需要刪減的情況,也是一種對原著的褻瀆。在他們口中,所有改編作品均背負著無法抹滅的原罪──一種打從初始便不應存在的罪衍。 我自己並非這種「原著至上」的人,對改編作品的要求也還算寬鬆,就算與原著全然不同,只要成果足夠好看,我也能欣然接受,像是上回聊到的「神鬼認證」系列,就是這樣的例子。 完整文章
文/小小平 如果你的人生像弗萊徹一樣,相信你一定也笑不出來,天生的孤兒,從小遭受歧視和欺凌,好不容易憑著自己的力量學會召喚術,眼看著人生終於要「翻轉」,卻因為莫須有的罪名坐牢,人生又再度跌入谷底。 如果這是一本勵志書,那麼可以想見弗萊徹會有苦盡甘來的一天,而目前的苦似乎也夠了,他會洗刷冤屈,重新去體驗大好人生。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