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一部台語黑白片《大佛普拉斯》, 不僅席捲各種電影獎項、也打響觀眾口碑, 那段被歷史悄然遺忘的、曾經輝煌台語片年代, 也重新在眾聲喧嘩中被喚醒。 2020年,《毋甘願的電影史》出版, 重新梳理了台語電影的燦爛時光, 被貼上「粗俗文化」標籤的台語片得以重見光明, 並從「底片」使用的角度, 重新審視台語片雪崩式消亡的原因。 本集節目將以《毋甘願的電影史》為軸, 討論近代台灣影壇的現狀, 完整文章
讀經典無感,讀別人推薦的書無感,自己推薦給別人的書別人讀了也無感,這些情況在我們漫漫的讀書生涯裡總會遇上。有些時候是我們和那本書相遇的時間不大對,有些時候是方式不大對──繞個彎轉轉脖子對方看起來就變得順眼了,有些時候則純粹是我們和那本書不對盤,就像在我們漫漫人生總會遇上的很多人。 完整文章
文/犁客 20世紀從六零年代進入七零年代的那個時候,有個加拿大的八歲男孩看著鏡子,覺得自己超會做表情。各式各樣的表情。一個孩子發現自己很會扮鬼臉,大約就會變成團體裡的開心果,不過這男孩想得更遠一點,他練習了兩年,十歲時寫信給當時著名電視喜劇節目《卡羅伯內特秀》的主持人伯內特,說自己根本已經是個表情大師,伯內特應該慎重考慮讓他成為固定班底。 完整文章
某方面來說,電影,尤其是應用科技製造出超現實畫面、關於世界末日的電影,有時預示了人類在面對浩劫時會出現的狀況──別的不提,光看「病毒大流行」這個題材,好萊塢就搞出過多少種可能。 另一方面來說,科技,尤其是與日常相關的軟硬體發明,有時滿足了人的需求,有時創造了人的需求,而無論哪一種,都會改變人的生活樣態──別的不提,光看臉書或IG之類社群軟體,就影響了現代人各方面的生活。 完整文章
編譯/Waiting 在好萊塢,若是沒有一定程度的名氣,那麼你嘔心瀝血寫下的劇本,可能從來都沒有被交到有實際決定權的人手上過。 情況是這樣的。在你寫完劇本,並寄到電影或製片公司後,劇本通常會被交給他們內部的專業審閱員,而這些審閱員會在閱讀劇本的過程中,製作出一份摘要報告,內容包括故事大意、角色分析、作者簡介,甚至是以幾句話道出電影賣點的短句摘要等內容。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樺榭出版集團(Hachette Book Group)旗下的大中央出版社(Grand Central Publishing),原訂於四月初出版伍迪艾倫的自傳《憑空而來》(Apropos of Nothing,暫譯),但在伍迪艾倫的兒子羅南・法羅反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輿論壓力、及自家員工的罷工抗議下,日前已宣布取消該項出版計劃。 伍迪艾倫曾被指控於 1992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