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蘇絢慧 當每個人只關注自己時,這便是孤寂世代的來臨。 就算身邊有人,也對我們失去意義,既不想了解,也不想連結,每個人所謂的世界,就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而已。這樣的世界,只是成了一座座不相干的孤島,雖然是群體生物,也不再感受到和群體的關連和相處的價値。 沒有人可以一直是強者 完整文章
文/蘇絢慧 自動化放空,感受不到自己 通常這樣的時刻,很多人為了逃避孤寂感,會讓自己窮忙瞎忙或裝忙,參加很多活動或課程,或不斷上社群平台收發訊息,但這都屬於淺層社交,無法建立實質社會關係與親密感。就算現代人有網路通訊的方式,好像讓彼此連結更快速更緊密,但文不對題、話不投機、片面誤解訊息等等狀況,往往都是更加惡化人際疏離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就是那個應該要到街上告訴一棵樹或者一顆石頭我的死訊的人。可是我沒辦法這麼做。」 「當我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艾涅爾已經沒有人能幫我擺脫死亡,我將會是唯一一個,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知道這個消息的人。」 「此刻,她坐在爐火邊的扶手椅上,一如以往,動也不動,安安靜靜,似乎是來告訴我真正死去的不是她,而是時間。」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陳夏民 問一:《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洞穿版)在2011年9月出版,而《與孤寂等輕》在2019年情人節上市,請問伊格言在這段日子之間,對於生命最大的領悟或是想法上的改變是?而這些想法,是否也影響了《與孤寂等輕》的創作或是作品當中的世界觀?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精明富有的愛米莉亞小姐愛上來歷不明且身有殘疾的駝子表哥,不但讓他登堂入室,而且把愛米莉亞小姐原本經營的雜貨鋪,變成一處鎮民每日歡聚的熟鬧咖啡館。 一天,變故降臨,愛米莉亞小姐的丈夫刑滿即將歸來,一場惡鬥一觸即發。 愛為何物?愛有否終點?輸贏怎算? 可憐的愛米莉亞小姐如何面對這場決鬥? 咖啡館的燈火黯淡之後,主人公的結局如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