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夏LaLa】虐待我的爸爸終於死了!

這一集,獻給曾被家中長輩虐待、情勒的孩子。 八月八號父親節,許多人都在慶祝,不過,在這個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過父親節。對於他們而言,父親兩個字甚至可能代表終身惡夢。本集《閱讀夏LaLa》,夏宇童、陳夏民從《我們的藍調時光》的家暴場景、Dcard上的哥吉拉事件聊起,討論家屬、親子關係之間的界線是…

大腦功能被關掉一半,看得懂手勢卻不能「說」的失語症

文/劉宗瑀 大貿先生中風後得了失語症,為了配合檢查,住進神經外科病房。 失語有分很多種,可能是錯亂的文不對題亂講一通,也有連最基本的發語都困難,這些都決定在腦部語言皮質區,又細分為很多小區塊,各有不同的功能組合成語言動作。 大貿先生得的是表達性失語症。 他能看得懂旁人的手勢,能知道飲料放嘴邊要喝、衣…

【故事工廠的戲裡戲外】加害者家屬,會覺得自己不值得擁有快樂——《我們與惡的距離》劇場版演員專訪

陳以恩的一雙大眼,乍看之下,像個未經世事的孩子,但再看進眼神裡,會有種彷彿累積了很多世的人生經驗,深邃難測。 從《一夜新娘》的女主角櫻子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全民公投劇場版(以下簡稱《與惡》)李大芝,都是飽受波折的宿命人生;在陳以恩的一雙大眼底下,幾乎難辨虛實:她就是櫻子,她就是李大芝。 當初導演黃致…

或許支撐他獨自活下去的理由,是身分證上還有一個「她」的名字

文/許伊妃 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任何一具「無名」屍,因為每個人都有父母、家人跟孩子,都曾有一個被記住的名字,都溫熱地在這個世上活過、存在過。 其實,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人會想要讓自己成為一具無名屍。想想看,一個獨居老人,最後決定走上自己結束生命的這條路,是多麼孤單、多麼無助?到底是什麼原因,讓祂想要用這麼…

「三不一沒有」:找回醫病關係的溫度

文/犢玫瑰 八仙塵爆意外至今,關注度有逐漸減緩的態勢,但仍然有不肖媒體如扒糞般起底傷者背景,企圖用煽情包裝新聞,令人憤慨不已!我們可以體諒從業人員須考量報導的份量和播送量,但真正能提供相關知識和法條的說法和分析,卻總是被模糊了焦點,現今這樣一個醫療專業分工化的社會,醫病關係急需從冰冷的制度中找回一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