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馬拉松」當然有鼓勵大家增加自己閱讀時間的意義,但其實不僅如此。 從讀者的回饋與互動當中,會發現以各種不同主題發起的「閱讀馬拉松」,會提醒本來就關注該主題的讀者「喔喔這本我還沒讀過」,也會讓他們發現「原來也有不同領域的作者寫過這個主題、這個主題可以討論的範圍比我原來以為的更廣」,例如讀推理小說的在社會學的作品裡發現相同主題,例如讀科學的發現經典散文裡也有相同觀察。 完整文章
文/保羅.布魯克[1] 一九五八年,當瑞秋.卡森開始寫下《寂靜的春天》時,年五十歲,在她大部分的職業生涯中,她是美國魚類和野生動物協會的海洋生物學家和作家。但是由於七年前出版的《大藍海洋》大為成功,她現在已是世界聞名的作家。那本書的版稅及其後的《海之濱》,使她能專注於寫作。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屢次我思及閱讀予我最豐盛的贈禮,除了於字裡行間獲得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心靈的安歇和塵埃的滌淨。 我多麼渴望森林充滿生機的靜謐。 富含直達天際的詩意和哲思,透明澄澈、沒有雜質。 我在赫塞的文字裡找在那泓甘泉,也在瑞秋.卡森的敘述中,得到綠鋼琴般的旋律。 心被熨平了,一切復歸初始。生命的甦醒,便在那如海浪淘洗的節奏之後。 完整文章
文╱吳明益(國立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再讀新譯的《西頓動物記》,我已不是那個對動物學一竅不通,只被圖畫裡的人格化動物所吸引的年輕人了。然而,看著西頓那些精細、具戲劇性的手繪時,更讓我驚訝的是,西頓的文字讓人「與動物同感」的魅力竟然還在。 完整文章
文/翁麗淑 在我擔任閱讀專任老師的學年,我設計了一個「閱讀傳記」的單元。介紹傳記可能的結構形式內容後,我用四本繪本介紹四個重要的女人,其中,瑞秋.卡森是年代最靠近我們的科學家。有學生注意到傳記裡沒有提到她的婚姻,問我:「瑞秋.卡森是不是沒有結婚?」 完整文章
這是春季的最後一次大潮。薄薄的新月帶來潮水,一遍一遍舔舐岸邊沙丘上的海燕麥。靈巧一族來到峽灣與海間,一片長條形的離岸沙洲上。牠們是從渡冬的尤卡坦(Yucatan,墨西哥東南部)海濱,一路北飛而來。到六月,太陽把沙地曬得暖暖的,牠們會在島上或沙洲上產卵,孵出毛色淡黃的幼雛。但現在,經過長程飛行,牠們累了。白天,牠們在潮水退去的沙岸上休息;夜晚,則在峽灣與沼澤的上空迴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