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非常律師》的自閉症不只是政治正確,更是地獄朝鮮中人情義理的終極保壘

文/曾治淇 身為一位心理專業劇迷,在被女主禹英隅律師圈粉的同時,我也深受矛盾衝突糾結著,矛盾的是難以諒解編劇對自閉症得過度美化,但又為劇情、對白、角色魅力的風采所折服;一如禹英隅自身所深陷的難題囹圄中:為服務最多資本家的律師事務所賣命雖有違良心,但偏偏這也是接下最多公益案件的事務所。不過隨著劇情進展…

【一週E書】他們原以為只是寄生,卻發現此生無力翻身。

文/犁客 看過《寄生上流》,都會對主角一家住的半地下室印象深刻。 窗戶有一半埋在人行道之下,噴灑在地面的消毒粉會直接灌進屋裡的主要生活空間,廁所的位置反倒在屋裡的相對高處,而且要在那裡才容易收到附近的免費Wi-fi訊號。 這些設計是為了讓主角一家的居住環境,和劇中獨門獨戶樓上樓下庭院大到可以露營的上…

【一週E書】為什麼那部片成為「大多數人都認可的經典」?

文/犁客 有的人看電影為的是明星,有的人為的是導演,有的人為的是特效,有的人為的是故事,還有的人為的是音樂──雖然為了音樂的數量上來說較少一點,畢竟電影的主要溝通工具是視覺圖像。 就大多數人而言,看電影為的大約什麼都有一點,就是各種目的的比例不大一樣;也因如此,大家對電影的評價常因這個「比例不大一樣…

氣味:愛欲與記憶的死亡渡口──讀迪迪耶.德官《林園水塘部》

文/曹馭博 約在2000年左右,迪迪耶.德官的小說譯作便開始進入中文讀者的視野,例如以法屬密克隆小島為背景,描繪著極地雪雁的遷徙過程,隱喻同志愛情《露易絲》;描寫一位美國紐約的玻璃洗工《約翰.地獄》以及因輪船擱淺而離開原生島嶼,展開流浪愛情之旅的《遛鳥女》。初讀迪迪耶.德官的小說時,總會覺得人物缺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