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葉思吟 攝/陳志華 接近午夜,我與夥伴宇真清理好店面,背起筆電,穿越早已沉睡的市場巷弄,往附近尚未打烊的咖啡館走去,靜靜地,翻翻雜誌、存取喜歡的音樂,忙碌的一天,在淡然中畫下句點。 如此生活狀態,對我們來說,就是一種實踐理想生活的歷程。從無到有,創造自己想要的小店、設計產品,追求存在的意義。 完整文章
文/游姿穎 攝/施純泰 對料理、食物、開店,我都是跟著感覺走。 國中開始打工,各種餐飲業我幾乎都做過;大學時期與朋友合夥,在臺中的夜市擺攤,賣起牛肉和豬肉口味的炸肉餅,生意不錯,那時候我就明白,自己注定是要走上開店這條路的。 完整文章
文/林郁馨 攝/陳志華 「做油湯」這件事,一語道盡阿公傳下來的手路功夫。做為市場裡走過近百年時光的麵攤,日日守在蒸騰的大灶爐火旁,一把接一把地煮著麵條餛飩,是我與現在開始接手麵攤生意的一對兒女承襲的態度。 完整文章
文/鄭雅文 攝/簡子鑫 每個時刻的河岸都是不同的,早晨水鳥飛過水面,午後的陽光照亮空間,黃昏水鳥歸巢,一旁的仙人掌悄悄開了花。傍晚五點,老闆洪璽開匆匆地從河岸對面跑來,最近白天他都在施工新家,接近天黑才能到「小廢墟」工作,拍拍身上的木屑,忙了一個早上,累癱的他扶著欄杆開始聊起自己的咖啡故事。 完整文章
文/駱亭伶、湯明潔 攝/簡子鑫 早晨我喜歡坐在窗邊的位子,看著路上來來往往的行人及車輛。一邊享用手沖咖啡,配著蛋糕,耳邊輕輕流過英國樂團的空靈嗓音。就這樣不疾不徐地開啟我一天的工作。 小時候我常去父親開的修車保養廠,老愛蹲下來看著千斤頂下的父親,一會兒檢查引擎,一會兒更換機油。一早的客人都是趕著出車的計程車運匠,儘管揮汗如雨,一身油汙,他總是手腳麻利地即刻上工,一做就是35 個年頭。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 攝/張界聰 摸起來柔軟舒服,帶有淡淡的自然香氣,在自然光線照射下,我看見藺草經由雙手編織後扎實硬挺的韌性。美麗整齊的排列紋路,來自苑裡阿嬤的巧手,她們有數十年藺草編織經驗,運用縫衣針去析草,讓每一根藺草平均分出二至三等份,然後依循著手感技巧,慢慢把草枝編織成蓆子。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 攝/劉森湧 2015 年 1 月 30 日,我將「白色的力量:自己的牛奶自己救」募資計劃放上網路平臺,兩個月內,參與贊助活動的人數近五千名,募資金額達六百萬。群眾力量所能發揮的影響力,是我始料未及的。頂新毒油事件後食安問題延燒,越來越多人關心自己吃的是什麼,也更加重視食物本質;而這就像是一股助力,讓我能做自己想做的事,逐步改變臺灣酪農產業環境。 完整文章
文/Tina 攝/張界聰 耕田、收成,漫天稻香,是六、七〇年代的農村景象。而農民的汗水淋漓,造就了臺灣走向富庶年代的重要根基。對傳統農業來說,耕作不只是維持生計的來源,更是人類與土地的連結,人與人緊密連結的生活方式。如今,農村生活更成了現代人「回歸生活」的象徵。 完整文章
文/吳亭諺 攝/簡子鑫 孩子們興奮地翻開教科書,和朋友討論書裡美麗的插畫、特殊的色彩,希望能夠從中找尋更多有趣的事物⋯⋯這就是我們對美感教育的想像,不是要定義什麼東西「美」,而是希望可以給予小朋友更多嘗試空間,就像人們喝遍世界上的各種紅酒,只為找到自己最喜歡的味道一樣,這才是我們發起計劃的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