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駱亭伶、梁維庭 攝影/張界聰 畢業後我到英國實習,再去法國學語言一年,在巴黎認識了 Wanye。由於兩人都是學服裝設計出身,覺得喜歡一件事就該好好地研究;我們從職人的圍裙、工作袍切入,Wanye 主控打版,我負責車縫,經營起自己的服裝品牌。 完整文章
文/鄭雅文 攝影/簡子鑫 我家住在壯圍的海邊,走兩分鐘,過個防風林就能看到海。我喜歡將眼前的風景繡在布料上,想像著海然後繡上龜山島,下雨的日子則繡上雨點。現在穿的衣服大多都是自己做的。 我覺得服裝能標示每個人的個性,也記錄各階段的自己。20 完整文章
文/吳亭諺 攝影/韓承燁 我的工作室在繁華的臺北市中山區,緊鄰大馬路的老公寓裡,只要將落地窗跟大門打開,就可以聞到附近夜市裡陣陣食物香。在這裡,不論是隔壁辦公室嗡嗡作響的機器聲,或是屋內老舊管線的潺潺流水聲,都能使我靜下心。 完整文章
文/林郁馨 攝影/陳志華 服裝像是行動的建築,口袋是窗戶,衣領則是門面入口。建築代表著城市的樣貌,衣著則是你我獨特的形貌與態度。 身為住在老城區的臺南人,我從小到大讀的學校都在南門路的兩側。當我和夥伴家豪開始設計服裝後,才發覺時常帶給我們靈感的傳統元素其實都源自深刻的文化底蘊;如同古厝山牆下的鳥踏,是讓候鳥遠道而來休憩的角落,古代的建築設計竟如此體貼動物的生活,平衡人與大自然和諧共存。 完整文章
文/鄭雅文 攝影/韓承燁 花蓮石梯坪的海邊,種了一大片稻米,五年前,我剛好與朋友旅行經過這裡,在阿美族的聚落裡,看見一隻全身雪白的小貓,大概才兩個月大吧,在巷子裡鑽進鑽出,旁邊都是兇猛的狗,有著一雙藍眼睛的牠,真的好美,便決定將牠帶回家一起生活。 我問朋友阿美族語「白」該怎麼說?他們告訴我:「Kohcal」,音節唸起來有點像「勾子」,那我就叫牠勾子吧。 完整文章
文/駱亭伶、梁維庭 攝影/韓承燁 協力拍攝/北歐寵物旅館 又一天要結束 猜想你現在做什麼 是否想我 也許什麼都沒有 點一根安慰自己的香煙 準備去迎接那種不願告人的心慌…… 「嗨,聽眾朋友好,這裡是 News 98 完整文章
文/譚凱聰 攝影/直覺氏 這間書局傳到我先生是第三代。20 年前公公想退休,先生放不下家裡,我們決定從臺北搬回池上,當時這裡還沒有超商,入夜後一片黑,有點不習慣,不過就這樣慢慢走過來了。後來還多了這兩個毛孩子相伴。 我們本來沒想過要養貓,數年前友人出國,曾將自己的貓寄放在店裡一段時間,結果兩個小孩直到貓還人家了還念念不忘。朋友就這樣幫我們惦記著這個懸念。也因為朋友的牽線,Miumiu 完整文章
文/楊芷菡、徐慕珈 攝影/韓承燁 早晨第一道陽光自窗外灑進來,班班翻過身,抖一抖,繼續呼呼大睡。看著躺在我和先生身邊的牠,有了家之後,睡得特別香甜。牠總喜歡賴床,看著我們要出門,也僅是抬頭望一下,每天都要花好一番工夫才能把牠從床面上挖起來。 完整文章
撰文/鄭雅文、蔡家嫻 攝影/簡子鑫 時寓,有著「食慾」的雙關,而「時」字,也代表了我想賦予這棟老房子一種時光流淌的靜謐感,如同牛肉麵這道料理在臺灣人生活中的地位,隔幾條街就能看見一間牛肉麵店,家家戶戶也免不了煮一碗牛肉麵,是種能喚起回憶的味道。 Joel 完整文章
撰文/林郁馨 攝影/何紹齊 爸爸在東門圓環頂經營的陽春麵攤是我成長的地方。大鍋裡的麵湯氣味,從老滷鍋舀著肉燥的手勢,或是切著滷菜的俐落聲響,時時刻刻都烙印在我腦海裡。煮麵對我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即使年輕時曾經在外面做過各種工作,卻從沒懷疑過自己終究會回家承接這份手藝。 我同時是一個饒舌歌手,音樂之於我是傳達我對社會與生活想法的媒介。老店鋪飄香的不只是 5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