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佩玲 在印巴古典音樂文化中,習樂拜師是嚴肅且終身的決定,我卻因為已在印度以及台灣先後與其他老師學習塔不拉鼓,跌跌撞撞地犯了大忌,造成我與不同老師之間的衝突。這是我第一次,但絕非最後一次,因文化差異而得到當頭棒喝。人際關係在不同文化中的潛規則難免有所不同,如何有誠意地經營長久的關係,便是單次旅行與長期接觸一個地區的最大差別,以及我不斷在學習的課題。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凌晨三點,一壺壺螢光藍的化學藥品倒在水泥地上,隨著滋滋聲響,亞歷克‧羅斯(Alec Ross)與其他五位同事賣力清掃音樂會結束後的地上嘔吐物。他們都是低廉的勞工,羅斯是大一暑假的短暫工讀生,其他五位則是中年人,有人曾是礦工、工廠工人,清掃是他們還剩下的唯一工作選擇。 完整文章
一、這次年假有九天,打算一定要做和一定不要做的是什麼?(從一定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到一定不下牌桌都可以) 一定要把積欠的專欄文章寫完,最好再多寫兩篇。一定要把落後的翻譯進度趕回來。一定要花時間陪家人說話,一起做吃飯以外的事。一定要把再重新思考自己現在的狀態,檢討大方向。 二、覺得自己在剛過去那年最大的成就是什麼?(從練成單指伏地挺身到終於看過《星際大戰》都可以) 完整文章
文/馬拉拉·優薩福扎伊、派翠莎·麥考密克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們家裡總是擠滿了人:鄰居、親戚,以及我父親的友人──還有川流不息的堂或表兄弟姊妹。就連我們搬離窄小的第一棟房子,而我好不容易擁有「自己」的一間臥室後,那間臥室也鮮少是我所獨有。總是會有一名表親睡在房間的地板上。這是因為帕什圖法的核心價值之一就是殷勤好客。身為一名帕什圖人,你家的大門永遠都為了訪客而敞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