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24年熱血奔騰的街頭辦案事件簿——楊憶慈談石田衣良的「池袋西口公園」系列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有幾年期間,因公出差,前後二、三十回客宿在東京池袋區的旅店,而其中有半數以上住進池袋西口的大都會飯店。選擇池袋最主要的原因是附近有淳久堂書店、西武LIBRO書店、東武旭屋書店,以及三省堂書店等等。(還有書裡提到的東武百貨地下室Virgin Megasto…

我從作家變成洗車工,指甲縫黑污黏附的,是另一個世界

文/姜泰宇 這些年來被我刻意忽略在某個陰暗、潮濕的房間裡頭,不願意去觸碰的故事,始終沒有停止在那房間裡頭吶喊。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媽媽一直教導我,用很粗俗的話讓我深刻記住,「自己屁股有幾根毛不要翻出來給人家看」。 有時候坐在洗車場的休息室沙發上,突然回頭看去,看到的不是白色的、有點髒的牆面,而是那個漂…

路上是亮的,你家是暗的:讀《桑切斯家的孩子們:一個墨西哥家庭的自傳》

文/葉佳怡 吳爾芙(Virginia Woolf)有一句廣為傳誦的名言:「一個人能使自己成為自己,比什麼都重要。」談的是女性在處理外在的性別不平等問題之前,得先有辦法認識、界定自己的獨一無二。但在人類學作品《桑切斯家的孩子們》中,靠著一個父親跟4個孩子的口述紀錄,我們發現,「在貧窮文化裡,每一個人的…

你不屬於這裡,向上流動的「冒牌者焦慮」

文/理查.威金森、凱特.皮凱特;譯/溫澤元 不同社會階級的禮儀、風格與審美品味仍然具有鮮明的差別,所以當人們往社會階梯上一層爬時,例如勞工慢慢變成專業人士,通常都會覺得必須改變自己的社會認同,也會感到自己是個冒名的入侵者,時時刻刻都害怕自己的出身背景會被揭穿。 琳賽.漢利(Lynsey Hanley…

《小偷家族》裡的聖者們

文/張惠菁 《小偷家族》上映以來,應該可以說是零負評的一部電影吧。尤其最後的那場安藤櫻之哭,揉合了極深的愛,無奈,與罪責感,在對面正坐著的社工人員所象徵的「世人」面前,找不到文字,話語,和道理,只能化為眼淚流出的那場安藤櫻之哭,太動人。社會底層,無血緣關係的人們之間,存在看不到的「羈絆」,比真正有血…

【讀墨推薦書:選這本正是時候!】特輯:學長教你「美國學」!

台灣有一段時間被美國轟炸,然後有一段時間接受美國援助,再來有一段時間把美國當成是背叛己方的盟友,接著又有一段時間把美國視為深造旅遊就醫移民的好地方;在台灣長大的我們相當熟悉美國的電影和影集,在台灣生活的我們吃的用的有很多美國的品牌。 但是⋯⋯我們真的了解這個國家嗎? 不說每州都不大一樣的法律和民情,…

【經典也青春】拯救的誤解,以及「讓窮人自己說故事」 ——黃秀如談奧斯卡.路易士的《香吉士一家人》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1960年代,人類學家奧斯卡‧路易士多次前往拉丁美洲,以田野調查的方式,記錄一個國家和家庭的貧窮現狀,試圖找尋為何貧窮會成為一種代代相傳,無法擺脫的原因。 在當時錄音技術進步的協助下,墨西哥的香吉士一家人——父親老香吉士及四名子女,分別口述…

阿澤出來了,邱和順的證據卻都消滅了

文/王俊雄 證據都消滅了。 那天剛好遇到顧律師,他跟我說,邱和順很難。因為證據都消滅了,我眼淚就掉下來了,老實說,我對自己這種常常猛然就掉淚的戲劇性性格,覺得很解。可是想到邱和順,就覺得無解。 我只能一直哭。 我對自己的個性還有人生一路走來的各式風景要是做個描述,我想我這一生,就是直直地走在一道肩寬…

【讀者舉手】身處《深淵居民》的困境仍有善意,《做工的人》因此讓人心疼

文/Otter4018 三口竹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最近看的兩本書剛好都跟勞工主題有關,一本是白曉紅的《散沙》,一本是林立青的《做工的人》。其實兩書的著眼點不同,本不能比較,但因為描寫的同樣都是社會所謂較底層的人 ,加上看的時間接得很近,就忍不住想在一起。 對我來說,《做工的人》更感動人…

工地的獨門文化:虧檳榔

文/林立青 工地現場工程師有些生活是很值得回味的,例如「虧檳榔」。 「虧檳榔」是工地的獨門文化:找檳榔西施搭訕。這有幾個原因。 剛入行時年紀輕。年輕貌美又可愛的檳榔西施永遠是工地的話題,但由於大多數吃檳榔的師傅們年歲都長,並不會真的去檳榔攤虧妹,因此,會「慫恿」我這樣的單身廢柴工程師前去。工地現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