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消失與殘穢——馬欣談宮本輝的《幻之光》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再次,大大恭喜馬欣七月即將出版《邊緣人手記:寫給在喧囂中仍孤獨的我們》,期待! 我曾經舉手想翻譯喜愛作家的作品,例如松本清張的《半生記》、井上靖的《天平之甍》,而那十數年中有時間和餘力伏案完成的唯有宮本輝的《幻之光》及《月光之東》 2004年讀到《錦繡》…

【一週E書】鬧劇很愉快,但你不是會笑到最後的那個人

文/犁客 正常狀況下,大家會希望權力越大的人(不管是在家裡在公司裡還是在政府單位,不管是極權還是民主還是別的政治體系)講話越實在越好──不是說他或她得一板一眼不能開玩笑講幹話,而是談到政策方向之類公開發言時,發言的內容必需可信,畢竟後續如果要執行、要修改,當成未來類似政策的參考甚打擊對手(或被對手拿…

看到薑母鴨招牌,女兒疑惑:「為什麼一定要用母鴨?」

文/焦桐 有一次,女兒看到路邊「薑母鴨」的招牌,疑惑地問我:「為什麼一定要用母鴨?不用公鴨?」我說這塊招牌要用臺語發音,薑母的「母」是形容詞,老的意思,無關鴨子的性別。 薑母鴨最初連接了臺灣人的「補冬」、「轉骨」觀念,咸信它能舒筋暢脈,祛寒暖胃補氣血,乃冬日尋常的美味。 從前的臺灣社會有一個迷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