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作者:班尼迪克.威爾斯;譯/姬健梅 我打字打了一會兒,然後思緒又忽然回到我父親身上,回到我和他的最後一次相聚。雖然與我長久以來的記憶有所出入,但如今我相信自己在那次服用了迷幻藥之後記起的印象。那是我長年壓抑的真相,就像一根毒刺插在我身上,從黑暗的潛意識左右了我。 完整文章
文/麥由亨 以我的好朋友丹尼爾為例,他有個好玩又可愛的怪癖:每次我們約出去用餐,他雖然會隨機從菜單上為自己點上一道美食,可是只要他看到我點的菜上桌(前提當然是我點和他不一樣的餐點),他就往我桌上的食物看,然後馬上對他自己點的菜色感到不滿意。他可能會說:「你點的看起來好像比較好吃」、「哎呀!如果剛才我能等你先點完,再做決定就好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