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許欣瑞(「波栗打開開」資源網召集人) 拜託所有我的女性朋友,看完這本書,然後來談談你覺得女性情慾是什麼,我相信統合出來的答案,一定會既精彩又深奧。 當年為了寫開放、多重關係的論文,訪談近20位女同志(其他20多位則是男同志),最讓我驚嚇的不是關係的多樣性,而是女性情慾揭開了自身一部份真實,展示在我一個男同志面前,我第一次意識到,男性與女性的情慾真的迥然不同。 完整文章
文/珍妮.W.哈帝、朵思.伊斯頓;譯/張娟芬 我們都被教導,一生一世、一對一的異性戀婚姻,是情感關係的唯一正解。我們總聽人說,一對一是「正常」、「自然」的;如果我們的慾望不合乎這個束縛,就是道德有瑕疵,心理不正常,而且違反自然。 完整文章
文╱埃絲特.沛瑞爾 這年頭,美國的伴侶治療普遍相信,「性」暗示關係的好壞,換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斷「性不性福」。如果伴侶彼此關愛和扶持,如果溝通良好、互相尊重、講求公平、信賴、有同理心而且誠實,就可以相當程度地假設兩人的愛欲持續不斷、強烈且有規律。派翠西亞.羅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著作《熱力夫妻》(Hot Monogamy)中,發表這方面的看法: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經驗所及我看過最美麗而險惡的調情在電影《慕尼黑》裡──以色列情報員E在旅館酒吧裡有了豔遇:他搭上了一名絕美的單身女子(有多美呢?可與年輕時的蘇菲瑪索等量齊觀,單論甜度或尚且再高一些)。在他稱讚過女人的香水味後,對方報以致命微笑,拿過E的手,將自己的手腕輕輕擦在E的手腕上:「是這個香味,你聞聞看。」完整文章
文/林正焜 親愛的,要不要上我的床?來一段銷魂的激情,讓我擁有你的精華,留下你的靈魂,你升天吧! 開玩笑嗎?當我是你的食物還是玩物啊! 可是,還真有一些生物,不知道那是多麼要命的,就是要性。某些螳螂及蜘蛛就是最有名的例子,明知危險,也要交配。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莒哈絲如何藉由一樁畸戀觸摸到生命的絕望?伊格言犀利的筆鋒給出了答案:這正是莒哈絲何以將他的中國情人描寫為一羸瘦男子貌──他身材乾癟無肉,唯有生殖器強韌堅硬如枯枝,他當然不會是、不能是改編電影中梁家輝瀟灑偉岸的模樣,他不是明星;那只是一個被縮小了的人,命運中被捏扁、操弄、隨意掐弄的人偶。 完整文章
文/許常德 現在他又回去他的天涯了,你們又在這一世的命運裡各自漂泊,這段時間的分離是必要的。沒有這樣的理性,感性就不會回到你們之間。 1. 約聘制的愛情,才不會掉以輕心 一對學生情侶坐在我對面,我教他們如何分手。 我說,每年的最後一天,都要寫一封信給對方,說說這一年有哪些收穫哪些感受,並答覆是否再繼續交往。 這個回顧,讓你得到珍惜;這個答覆,讓你不再掉以輕心,自以為是。 2.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