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在最好的時刻,就開始擔憂未來冬天頻繁發病的日子

文/洪子如 April 「妳好不容易拿到了一張入場券,為什麼不把遊樂設施玩完?」 有一次,我憂鬱症發作時,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記得當下收到某任男友的訊息,他講話一樣沒頭沒尾,但總有那一兩句會讓我的眼睛在螢幕上多停留一會,或是多讀幾遍,或許有些人稱之「為之一亮」,但我認為這種時刻之於我是暗一色階的,用…

曾遇到一些人,告訴我應該把自己的病當成「問題」來解決

文/洪子如 April 曾經在憂鬱症發作的期間體會過深刻的幻覺,我冷靜地走出房間,告訴媽媽我看到了什麼,雖然口吻平靜,但我心裡其實很恐懼。媽媽大概讀出了我的不安,緩緩地告訴我:「或許J.K.羅琳也真的經歷過魔法世界,但她擔心直接講出來,沒有人會相信她,所以才用小說包裝,寫出了故事。」 她表達得輕鬆自…

我想告訴你,不要追求變回和生病以前一模一樣的人

文/洪子如 April 看了 YouTuber 阿滴分享憂鬱症的影片,他的模樣好理性,總覺得好厲害。之前曾有網友邀請我上播客,聊聊「精神疾病去汙名化」的主題,當時我很抱歉地回覆他自己還沒有準備好,我可以輕易地自己談起,但如果是別人問起或解讀我,就算他們說的是對的,我還是不太舒服。 我覺得阿滴分享得很…

人們希望作出改變,同時以「我就是這樣」擋下所有建議

文/薩曼莎.博德曼;王瑞徽 人多半都會想在生活中作出改變。正因如此他們才會走進我的辦公室,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隨著治療的推進,患者往往在面對必須實際作出改變的艱難過程中遇上瓶頸。他們往往更關心他人的變化,而不是為自己本身帶來任何變化。 「我就是我。」他們執拗地堅持。 這話我已聽過無數次了,加上一句…

就算你每天失敗,我也會陪著你

文/崔芝淑、金瑞玄;譯/陳聖薇  瑞玄在病房內看起來很安定,原本就是這樣嗎?表情與言語都是如此溫和,我的內心也跟著平靜下來。 「我覺得是一半一半。死了的話,我就不在這裡,這樣就夠了;活下來的話,就要繼續活下去。」 有一半的生存機率,也再次活下來的瑞玄,坐在病床上填寫著幾張筆記本大小的問卷:…

大腦功能被關掉一半,看得懂手勢卻不能「說」的失語症

文/劉宗瑀 大貿先生中風後得了失語症,為了配合檢查,住進神經外科病房。 失語有分很多種,可能是錯亂的文不對題亂講一通,也有連最基本的發語都困難,這些都決定在腦部語言皮質區,又細分為很多小區塊,各有不同的功能組合成語言動作。 大貿先生得的是表達性失語症。 他能看得懂旁人的手勢,能知道飲料放嘴邊要喝、衣…

「我會發病嗎?」我們都可能站在懸崖邊緣,輕聲問著

文/李茂生(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其實我與文國士並不熟,除了知道他曾經念過犯罪學研究所,聽過我幾場演講外,只有一、兩次的網路交往──大約三、四年前吧,突然有位網友寫信過來,說他在屏東偏鄉擔任教職,為了能讓小朋友學習英文,需要一些電子辭典,希望我能夠上網公開募集的訊息。我覺得很有意義,於是就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