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一的長程徒步旅行,拉住了踩在社會邊緣的非行少年

文/千宗湖;譯/王詩雯 在法國有個專為非行少年打造的「瑟伊」(Seuil)徒步旅行計畫。一名非行少年要與一名成人導師一起完成一千六百公里的徒步旅行,徒步旅行完成以後,法官、法院職員們以及相關人士便會舉辦盛大的派對。據悉,完成徒步旅行的青少年再犯率為百分之十五,相較於一般非行少年再犯率的百分之八十五低…

在矯正機關裡,監獄官們會私下將收容人稱為「小偷」

文/崔世鎭;譯/陳家怡 「懲罰是一件不值得讚揚的事。」 There is no glory in punishing. 米歇爾.傅柯 Michel Foucault 在矯正機關裡,監獄官們會私下將收容人稱為「小偷」。剛開始我心想,對方也不是竊盜罪,為什麼要稱之為小偷呢?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因為他們從被…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27:成為一路進擊的里長伯吧!

聽到某個閱讀馬拉松以「向上提升」之類正向熱血的名義策展,會躍入腦海的可能就是工作術、投資法之類實戰指南,或者是正面思考、溫暖抱抱之類心靈雞湯。 這想法不能算錯,但也不算全對──因為「向上提升」的真正重點,是找到讓自己過得愉快的方法,如果賺錢會讓自己很愉快,那就去了解怎麼好好賺錢,如果學習會讓自己很愉…

理解了黑暗,不忘點燃燭光

文/黃瑞明、尤美女 《一個明亮的人,如何能理解黑暗?》這本書收集了德國知名律師馮.席拉赫大約由二○一五年至二○一八年完成的短篇(由幾篇曾登載於雜誌的日期推測),篇篇獨立,沒有標題,但連貫讀起來就知道這是長期關照社會、內省人生的深刻作品,且處處入景。許多篇章可以跟他已經出版的三本書《罪行》《罪咎》及《…

對傅柯而言,權力運作的可怕,正是讓人們甘於自我規訓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

律師的任務,是不讓各方過早認定案件「就是那樣」──邱顯智問馮.席拉赫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成為律師之後,邱顯智參與許多…

【讀墨暢銷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13:來自不同地區,但都關懷人心

因為每年的台北國際書展都緊挨著農曆春節舉辦,不管是在年前還是年後,都會和年假前後的工作全都纏在一起,所以在出版業工作,每年的這段時間都不免忙亂;但也因為會有不同國家的作家趁台北國際書展、帶著新作到訪台灣,所以在出版業工作,就有機會比一般讀者見面國外作家的不同面向。 《偷書賊》、《克雷的橋》作者朱薩克…

「刑法背後全是人性故事,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專訪《罪行》《懲罰》作者馮.席拉赫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馮.席拉赫…

他每週帶花回家,開始學習烹飪,和她說話時不再口吃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譯/姬健梅 在他四十五歲生日那一天,他前妻發了一則簡訊祝賀,儲蓄銀行寄來一張制式的賀卡。在公司裡,他的女主管送了他一盒從超市買來的巧克力。她問他寂不寂寞,對他說:「邁爾貝克先生,老是一個人是不行的呀!」邁爾貝克沒有回答。 ──────一個週日夜晚,邁爾貝克在電視上看見一段關於…

【一週E書】如何一身輕鬆地去逛國際書展?

文/犁客 多年以來,每年年初的台北國際書展「狀況」好壞,似乎都是用進場人數在計算的,加上連著好些年的年末,都會看到某些媒體刊載出版業這一年多麼悲慘淒涼的新聞,所以這些年的年度之交,常會先看到幾則換形容詞但內容幾乎沒變的寒冬苦情新聞,再看到幾則公眾人物逛書展買書和進場人數多少多少的熱情活力新聞──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