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麥克.歐默;譯/李雅玲 丹.芬利並沒有如他所願在海灘上度過快樂的時光,其中一個理由是有個流著鼻涕的小孩正在他身旁挖出一個大洞,往他肩膀扔了幾勺沙,完全無視旁人的存在,已經有兩勺沙落在丹的海灘巾上。他本該出言制止,但是他不認為教訓別人的孩子或教別人怎麼當父母是他的工作,這年頭人們生孩子不但沒有負起責任,相反地,他們還把孩子丟進社會的染缸,然後才在犯罪率上升或失業問題日趨嚴重時大肆抱怨。 完整文章
文/費德利可.阿薩特;譯/馮丞云 泰德.麥凱正準備往太陽穴開槍,這時門鈴聲不斷響起。 他等了一會兒。有人在門外他沒辦法扣扳機。 不管你是誰,快滾。 門鈴聲再度響起,一名男子吼著:「快開門,我知道你聽得到我的聲音!」 傳到書房的聲音驚人地清晰,令泰德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聽到了。 完整文章
文/李柏青(推理小說家) 想像一下,有天你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頭台灣獼猴,和其他十來頭獼猴困在小小的猴圈中。踞坐在樹枝高處的獼猴瞧見了你,緩緩向你爬來,背向你坐下,你不明究理,不知如何反應,緊接便聽到猴群尖叫地向你撲來,牠們咬穿你的肩膀、折斷你的手指、撕裂你的耳朵,然後將你推下冰冷的水池中。 完整文章
文/鉄鼠 近年掀起一波北歐犯罪小說熱潮,無論是史迪格.拉森《千禧年三部曲》,或者尤.奈斯博作品集,皆叫好又叫座。這也使得臺灣讀者有機會讀到更多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作家的懸疑推理傑作,像是拉許.克卜勒的《催眠》、安德許.陸斯隆與博爾熱.赫史東合著的《三秒風暴》,蕾娜.萊道拉寧的《女孩都到哪裡去了》等,盛況不輸十年前的日本推理狂潮。 完整文章
文/鉄鼠 Photo from Wikipedia 當我見到《山之魔》實書時,眼睛都直了,繼《HQ事件的真相》後,又一本至少突破六百頁的巨著。接過書的同時,暗自嘀咕這看得完嗎?然而,讀完本文前的作者引言,就算讀它有如攀登聖母峰般艱辛,我也要堅持到最後。但,為什麼呢?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