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唐娜.塔特1992年出版她第一本長篇小說《祕史》,一鳴驚人。 如果你看過這本書的外觀,會覺得它有點厚──原文書的頁數是五百四十四頁;讀起來倒不像看上去那樣沉重,情節敘事很流暢,角色描寫很細膩,主要劇情發生在大學校園裡一小群又是菁英又是密友的學生小圈圈當中,是個帶有懸疑推理味道的故事。 完整文章
文字/獨步文化編輯部 浩基:今村老師您好。恭喜您以如此精采的《屍人莊殺人事件》獲得鮎川哲也賞,並且創下以出道作橫掃年末三大推理排行榜榜首的紀錄,真是為喜愛本格推理的讀者帶來驚喜。或者在問關於作品的問題前,先請您簡單自我介紹一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但有些人卻說不出他們是哪兒痛。他們無法安靜下來,無法停止哭叫。」——摘自《盲眼刺客》第一部〈橋〉 若我說事隔多年重讀此書最深的體會是,這是一本所有人(角色)都無法停止哭叫的書,是否表達了其中大部分的訊息呢? 至少對我來說,是的。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幾個月內,沒落的英國工業大城諾丁罕,有兩個小女孩在公園和住家院子相繼失蹤了。 調查小組陷入死胡同,小女孩生死未明,負責的警探芮尼克和眾夥伴肩上的壓力越來越沉重,然而沒有任何能看到一線曙光的線索出現。 完整文章
文/島本理生 譯/楊明綺 一週開始的週一上午十一點半,我造訪迦葉任職的法律事務所。 搭電梯上二樓,透過對講機告知來意,自動門隨即開啟。 事務所內並排著四張桌子,其他律師都不在的樣子。 身穿灰色高領毛衣的年輕女子領著我走向最裡頭的那扇門後面,一間特別隔出來的會客室。 我坐在沙發上等候時,方才那位年輕女子端茶進來。相較於她那張素淨的臉、明顯分岔的長髮,端正秀麗的五官與豐滿胸部格外顯眼。 完整文章
文/《初戀》譯者 楊明綺 ※本文涉及《初戀》部分情節 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孩居然手刃父親,更令人詫異的是,她連自己為何殺人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創傷讓她犯下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罪行?擅長描寫女性細膩情感的作家島本理生,這次以推理手法巧妙包裝這個多線複雜的故事,讓讀者從心理、法理等不同層面與觀點,隨著幾個角色的心境轉化,抽絲剝繭地探討「愛」這個複雜的課題,著實讓人眼睛一亮。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初讀《其實你不懂我》(You Will Know Me)的時候,俺不大明白這個故事「懸疑」在哪裡,也搞不懂為啥史蒂芬.金(Stephen King)會在他的推特上吶喊,「這本小說實在太了不起,讓我冒出一身美好的冷汗。」(What an excellent novel. Gave me the creeps in the best 完整文章
文/梅根.亞伯特 Megan Abbott 4 十八個月後 「今日戴雯.諾克斯入場的瞬間,可以說是最值得期待的時刻之一,」現場解說員壓下聲線,彷彿在報奧運比賽。「未滿十六歲的戴雯在未取得菁英選手資格的領域中已展現令人欽佩的天賦,六週後,她將在青少年菁英賽小試身手,情勢可能會完全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