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大正浪漫」、「大正摩登」這兩個詞,是日本近代極力實踐脫亞入歐、崇尚西化行動巔峰時期的最佳詮釋。然而這個時候,卻是有「大谷崎」之稱的唯美主義文豪谷崎潤一郎,以早期代表作《痴人之愛》宣告回歸日本傳統美學的起點。 這部讀日本文學的人無法忽略,探討男女之愛的劃時代作品,邀請到新生代備受矚目的散文作者蔣亞妮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泰瑞・加斯帕德 Terry Gaspard 譯/劉碩雅 一段親密關係若要對等,夫妻就必須互相依賴,感受到彼此的鼓勵、陪伴是被需要的。若過去你曾被傷透了心,依賴另一半的想法可能讓你怯步。對你來說,打開心房可能就像把缺點全部攤在陽光下一樣難受。 不過,這卻是建立互信、親密關係的關鍵配方。 布芮妮.布朗(Brene Brown)在《勇於大膽(Daring 完整文章
文/括號君;攝/廖振堯 括號君 經營臉書專頁「重點就在括號裡」,以溫柔深入的文筆評述戲劇,座右銘為村上春樹的「只要十個人中有一個人成為常客,生意就能做起來。」 BL,是近幾年來逐漸低迷的日劇救星。 會這麼說,當然是因為 2020 年的最後三個月,赤楚衛二與町田啟太在日本深夜劇時段對著全亞洲的姨母,施展了他們的櫻桃魔法,像是稍稍滋潤了那一整年日本演藝圈的淒風苦雨。 漫畫改編的《如果 30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男孩和女孩相同年紀,兩家就住彼此隔壁,兩人從小認識,讀同一所學校,一起長大,所謂的「青梅竹馬」──但這不是那種戀愛故事。不用把他們想成俊秀美麗的王子公主,女孩的長相平平,功課倒是不錯,男孩進入青春期後變得高壯,參加運動社團,常被人形容成「熊」;他們只是好朋友,小時候如此,青少年時期也沒相互出現異性間的好感。 完整文章
陳思宏長篇小說《鬼地方》,開頭就是一句問話:「從哪裡來?」 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男主角陳天宏,在德國,男友愛問故鄉事。故鄉的地理不難回答,哪些樹什麼河流,侃侃引介,故鄉人事則只想迴避。 不想談故鄉,他把故鄉稱做鬼地方。他的故鄉,所謂的鬼地方,就是中台灣的彰化縣永靖鄉。 完整文章
文/理查.史提芬斯 一個人的臉為何會有魅力?這個老問題一向被認為太過主觀,因此不值得科學界深入探討,但近來事態卻有了不同發展。價值數百萬英鎊的美容與整型手術產業蓬勃發展,代表社會上有許多人願意追求生理魅力。一些近期研究指出,吸引力可能不如你所想、與獨一無二的特徵相關,而且事實甚至還可能完全相反。 雖然不同凡響的面貌沒有影響超模卡拉.迪樂芬妮(Cara 完整文章
文/陳琡分;鏡文學授權提供 「愛情」這兩個字,包含了多少元素,埋藏著何種變因,又有哪些異同的樣貌? 「在一段固定的戀愛關係裡太久的人,因緣際會接觸到另一半以外的異性,會誤把人際間的友好相處當作曖昧不明,腦波弱或者自制力不足的人就容易暈船、甚至做些出格之舉。」──擅寫都會愛情小說的阿亞梅,在《我們不能是朋友》中,藉女主角的獨白這麼說著。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