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琡分;鏡文學授權提供 「愛情」這兩個字,包含了多少元素,埋藏著何種變因,又有哪些異同的樣貌? 「在一段固定的戀愛關係裡太久的人,因緣際會接觸到另一半以外的異性,會誤把人際間的友好相處當作曖昧不明,腦波弱或者自制力不足的人就容易暈船、甚至做些出格之舉。」──擅寫都會愛情小說的阿亞梅,在《我們不能是朋友》中,藉女主角的獨白這麼說著。 完整文章
文/張亦絢 有次我對某人道:「你的臉看來像所有我曾不愛了的人的總和。」──如果這是示愛就非常糟糕,說人沒特色就罷了,還是經濟型的綜合包──幸而那時的人與我,都已越過浪漫主義了。某人心平氣和幽默道:「可能因為這時妳沒戴眼鏡的關係。」 讀完羅浥薇薇的新書後,我一直在想這個「眼鏡的問題」。 完整文章
文/謝凱特 有一種海是這樣的:沒有遊客,也沒有釣客,偶爾幾艘船在遠遠的地方跟你打招呼,露個臉,又遠遠地離去。 有一種車是這樣的:一坐進去,發現沒有幾個人,司機和你安安靜靜的,開著時光之車,像乘一艘小船,在沒有盡頭和風浪的陸地航行。 完整文章
文/李淑明 如果沒有打算幫忙,拜託就別多管閒事。 我的戀愛,我自己會看著辦。 二十五歲過後,我有十多年沒有「男朋友」。我並非有意如此,更不是人們經常所說的「一心只顧著工作,所以錯過了結婚時機」,也不是因為眼界高。除了替我送來各種快遞、外送的人之外,我壓根兒沒有機會和擁有 XY 染色體的人有私下聊天的機會,如果初次見面就說要跟他們談戀愛,豈不是很失禮? 完整文章
文/凱蒂.康恩 Katie Khan 「完了。」他們猛然回神。凱莉思用力呼吸,在魚缸般的頭盔裡驚慌喘氣。 「靠。」她說。「我會死。」她朝麥斯伸出手,但他又轉圈轉走了,抓也抓不到。 「不會的。」麥斯說。 「我們會死。」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聲音在麥斯的頭盔裡隆隆震耳。「噢,天啊──」 「別這樣講。」他說。 「我們會死。噢,天啊──」 完整文章
文╱郭書瑄 在歐美社會,碰到有好感的對象時多半就會開口約對方出門,但熱情的約會邀請並不保證愛情的發生。 「所以,保羅是怎麼追到妳的?」 我和保羅開始交往不久之後,某天有個台灣友人這麼問我。 「追?」我一時竟然無法體會這個中文字的涵義,「呃,怎樣才叫追呢?我們是在他的生日派對時,彼此都有點感覺,隔週他又寫訊息給我,表示希望能再見面。這樣算是追嗎?」 完整文章
文/理查.史提芬斯 一個人的臉為何會有魅力?這個老問題一向被認為太過主觀,因此不值得科學界深入探討,但近來事態卻有了不同發展。價值數百萬英鎊的美容與整型手術產業蓬勃發展,代表社會上有許多人願意追求生理魅力。一些近期研究指出,吸引力可能不如你所想、與獨一無二的特徵相關,而且事實甚至還可能完全相反。 雖然不同凡響的面貌沒有影響超模卡拉.迪樂芬妮(Cara 完整文章
文/艾倫.狄波頓 1 對於確定自己在愛的人,誘惑不是個可以遊蕩的領域。每一個微笑,每一個字,都是通往即使沒有一萬兩千個,也有一打以上機會的路。日常生活中(意即「沒有戀愛」的情況下)原本表面的動作與言語現在可以有各式各樣的解釋。而至少對誘惑者來說,所有的疑惑會簡化成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那種不安就像罪犯等候宣判時的心情一樣︰「她(他)到底愛我不愛?」 2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