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愛麗絲 「我那時還自己用 Walkman 錄音、手寫歌名,寄到唱片公司去呢!」在成為設計師之前,Rock 心懷音樂夢,在華語歌曲的黃金年代,曾試著毛遂自薦。 喜歡音樂,小學三年級一次月考成績表現極佳,Rock 在父母首肯下購買的獎品,是當時最便宜的樂器,「一把雙燕牌口琴,我一開始不懂、也沒人教,就每天自己坐在家門口把玩、摸索,」Rock 完整文章
關於《天橋上的魔術師》這則故事,把吳明益的原著小說與楊雅喆執導的電視劇放在一起比較,是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就切入角度來說,小說版具有明顯的回顧往昔性質,往往透過各篇敘事者的主觀回憶來描述故事,同時更由於我們無法實際看到角色的長相,因此只能從他們敘述的事件裡,自行兜起故事與故事間的連結,甚至是辨認哪個角色與哪個角色其實是同一個人。 完整文章
文/許弼善 「火車和音樂其實是一件事,都是流動的事物、流動的感覺。」 ──侯孝賢 螢幕前方小小的、幽微的星火越近且大,伴隨「藍皮火車」緊貼地表的轟隆聲,滿山的綠意怏然佔據了視線所及,太平洋的無限蔚藍也清爽直面,最後在台東金崙站停靠,步入那段以火車串聯鄉鎮的斑駁年代裡。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聶隱娘》讓侯孝賢導演的電影語言又成為藝文界的當紅話題,其呈現手法讓一些觀眾覺得難懂、匪解,看完之後仍是一頭霧水,但同時又有一批觀眾覺得這正是侯孝賢的電影美學,無須多說,一切盡在畫面中。而「侯孝賢的敘事手法」甚至引起了文人楊照和王丹在臉書上的爭論,成為眾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小說家暨編劇朱天文日前在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接受 2015 年「紐曼華語文學獎」(Newman Prize for Chinese Literature)第四屆得主的桂冠,既是繼楊牧之後獲頒此獎的第二位台灣作家,也是第一位女性作家。 紐曼華語文學獎由奧克拉荷馬大學美中關係研究所(Institute for U.S.-China Issues)所設立,從 2009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