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rugs 小時候只要講到日本藥,我都會覺得是好神奇、好高級、好有效的東西。但自從我真的「懂藥」以後,不管是不是「和醫師用的種類相同」,其實坊間常用成藥的成分種類,真的就那幾樣而已,日本藥也不例外。 成藥沒有什麼特殊之處,找對症狀買成藥,就會「很有效」。 完整文章
文/林于昉 「借我一支釘子,好嗎?」如果有人這樣問,你會答應嗎?你一旦答應,賣藥的業務員立即鑽進你家,找到牆壁上的釘子,把一個大約牛皮紙袋大小的袋子掛上去,紙袋裡面裝有各式家庭常備西藥,像止痛、止瀉或感冒藥。業務員說第一次不收錢,之後會定時來清點,看家裡吃了幾包就算幾包錢。這就是「寄藥包」,一九七○年之前台灣的藥品銷售方式。 完整文章
文/蘇上豪 最近看到所謂有國家「抗疲勞」認證的機能飲料,在各媒體上以鋪天蓋地的廣告方式宣傳。說喝了它不只有「爆炸」般的能量,同時更能展現意想不到的耐力,連世界知名的催眠師也不是敵手。 看到上述有趣的畫面,身為醫師的我不禁發出會心的微笑,除了覺得政府不應該煞有其事替它背書,也讓我想起可口可樂發跡的故事。 話說一八八六年五月八日,住在美國亞特蘭大的藥師約翰.彭伯頓(John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