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越來越重視思辨和論說。2018年開始學測國文寫作一反過去抒情散文的傳統,改成「知性」和「情意」兩大題,其中「知性」大致上就是寫論說文,考驗學生理解資料、建立論證、說明理由的能力。現在的高中生,除了散文、小說、新詩的文學獎,也有論述型的獎項可以參加,如師大持續舉辦的「人文經典會考」、Mplus和文化部舉辦的「青少年評論文學獎」,以及過去這個專欄介紹過的Phedo哲學獎。 完整文章
自2018年,我們開始有強調教人說人話的學測作文。大考中心公佈了2019年學測國文寫作,「知性」大題的五份佳作作品,它們共同的特色是: 開頭就切入主題。 幾乎不用成語,也不用國文課本強調的修辭法。 不引用名言佳句,用平鋪直述的說理來證成結論。 甚至不用難字華藻,用簡單明確的詞彙表達意思。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完整文章
跟主管一對一討論初稿之後,這些記者總是沮喪著臉走出會議室。 「她說不能用成語,要用自己的話去形容!」一位較熟的記者跟我說。 雖然在週刊裡隸屬不同的組別,但這些都是我佩服的資深寫手,只是女主管要求嚴格,讓他們每到截稿期就陷入莫名的困頓之中。 自己對修辭一向馬虎,對用不用成語的差別不甚明瞭,只是每次看到記者哭喪著臉,心裡就半同情、半戲謔地感到好笑。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