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拿來砸人的那些石頭,往往會砸到自己

文/瑞秋.霍利斯;譯/謝慶萱、童貴珊 我必須坦承這件事……我連腳趾都需要除毛。真的。有時候(當然不是常常)在洗澡時,我低頭看見腳趾上的毛,已濃密到足以綁條辮子。真是太尷尬了!我趕緊拿起剃刀把它刮乾淨,讓腳趾恢復絲綢般光滑。 這件事一直是我的祕密,真的很難承認,除了某次在大一的英文課上,我對一個女生開…

大江健三郎:我身處邊緣,我握有批評的力量

整理、翻譯/蘇珊 高行健:我和大江健三郎有一種聯繫,昨晚我同他開玩笑說,我們是一小撮。所謂一小撮,在中文裡的意思是不僅不受歡迎,而且不是被拋棄就是被唾棄。我所以讚賞您的小說,正因為您發出的純然是個人的聲音,正如我的《一個人的聖經》,是一種非群體的、非官方的聲音,恰恰是這種聲音才十分真實。而那種宏大的…

沒下過苦功,你就不太可能熱愛工作!

文/卡爾.紐波特 ◤賈伯斯教我們的事 二○○五年六月,賈伯斯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演講。他對著現場兩萬三千名觀眾提出以下建議:「你一定要找到熱情所在,不要勉強遷就。」 那場演講的影片在網路上爆紅,看過演講的數百萬名觀眾很開心看到這位思想前衛的大師也認同這個誘人的職涯建議,我稱之為「熱情假設」: 「一個…

【果子離群索書】批評不是亂來,那麼應該怎樣來?

在「台北文學季.文學閱讀與書評寫作工作坊」主講一堂課:「從文學出發的台灣書評實作與難題」。為了準備這三小時課程,我把《龍應台評小說》從書櫃深處請出來,重讀一遍。 這本文學評論集,出版於1985年(維基百科提早了一年,誤),超過30年了。在此前一年,龍應台以初生之犢之姿,挑戰文壇,以批評白先勇《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