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朗迪.班克羅夫特;譯/周沛郁 當代文化中各種關於施虐男性的迷思,主要是施虐者自己創造的。施虐男性替自己的行為編造解釋,再說給伴侶、治療師、神職人員、親戚和社會研究者聽。但容許施虐者分析、敘述他們自己的問題,是大錯特錯。我們會讓酗酒的人告訴我們,他們為什麼喝酒,然後接受他們的解釋,而且毫不質疑嗎?我們大概會聽到這些說法: 「我生活不順遂,所以才喝酒。」 完整文章
文/莊詠程 【鬼魅家屋】 我的家位於眷村改建的窄巷巷尾,與鄰屋只隔著一條水溝寬的防火巷,稍微有點比較大的聲響,四周幾乎聽得一清二楚。 改建的格局有些奇怪,客廳臨外的大門旁,一整面的落地毛玻璃替代了實牆,或許是因為在巷尾採光不好的關係吧。但即便這樣處理,房子裡頭也並未明亮一些,反倒是一開燈,房子裡頭的動靜就會被外頭走過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完整文章
文/徐志雲 苦苦栽培兒子拿到博士的媽媽說:「我是個很開明的媽媽,我不是個控制慾的媽媽,很多人都跟我講,人生的功課就交給自己孩子處理,可是要是孩子字寫歪了,我能不扶著他的手重新寫嗎?」 已經三十歲、百萬年薪的兒子說:「就算我是同性戀,我還是可以很愛你啊。」 「你愛我的前提就是傷了我,你要是愛我就要改變!」媽媽說。 「我也嘗試過很多次,但沒辦法,我喜歡的就是男生。」 完整文章
文/陳安儀 每一對母女,或多或少都有一世的愛恨糾葛,這好像是一個避免不了的宿命──因為這世界上,再沒有一種關係,比母女之間更加親密幽微、複雜難解,且又影響深遠。偏偏,因為中國人一句源遠流長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讓很多女人一輩子煎熬其中,找不到出口。 完整文章
文/山下英子 剖析「改善老家」心態背後的真正想法 許多煩惱老家斷捨離的人都有一個特質,那就是行為舉止容易「受他人核心驅使」。 每當我問:「你為什麼這麼想要整理老家?」大多數人都會回答:「讓自己的爸媽住在那麼亂的房子裡,總覺得很丟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