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不是朋友?——用推理揭露是忠誠還是背叛」推理東西軍講座側記

文/栞 在文房.閱讀空間的第二場講座【週五懸疑劇場──推理東西軍】,由石田衣良《池袋西口公園》與約翰.勒卡雷《摯友》作為主題的對照。在第一場講座中,談的是推理小說常見的角色:警察,因此在這一場,主講人陳蕙慧與冬陽決定以不一樣的切入點,帶讀者一起看推理小說中的「朋友」。 《池袋西口公園》原本是短篇小說…

根本沒有什麼正方,攪和在裡頭還能全身而退的,全都算不上什麼好人。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俺讀的第一本勒卡雷(John le Carré)作品叫《東山再起的間諜》,星光出版社,二十幾年前的事,朋友借俺的,但俺記不清為啥他會借俺那書,約莫是俺問他最近有沒有讀到什麼厲害的小說,他就把那書塞了過來。俺認為朋友的閱讀標準不壞(所以俺的確可能問他…

【讀墨熱門榜:這本是熱門話題!】Vol. 44:里長伯化身為間諜女郎!

疲憊的間諜與愛說酸話的偵探,一起在沙丘的酒吧喝著香料酒,流著警官之血的一家三代祖孫警員,面對著代表純粹惡意的模仿犯,古籍研究社的節能高中生不怎麼起勁地跑推理馬拉松,發現同一份靈魂穿越手稿,其實有完全不同的閱讀方式,因為小說有八百萬種寫法,就算是被拱上神壇的獨裁暴君,也有鮮為人知的故事。 這回mooT…

跨越時代的魔力與魅力,人生最重要的朋友──專訪陳蕙慧與冬陽談推理小說(上)

文/栞 「推理不管是哪個階段,都是我人生很重要的朋友。」即將在十月和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冬陽共同主講「週五懸疑劇場」活動的木馬文化社長陳蕙慧這麼說著。兩位同為推理小說的重要推手,這一次的活動,正是要將歷來的閱讀經驗以及獨到的視野分享給讀者。 談到第一次接觸的推理小說,二位不約而同地提到了福爾摩斯。…

【一週E書】被華麗字詞妝點的荒謬人性,以及算計當中偶爾出現的小小溫柔

文/犁客 因為疫情的關係,《007:生死交戰》的上映日期一延再延,這是丹尼爾.克雷格最後一次在大銀幕上飾演詹姆斯.龐德。大銀幕上的第一代龐德演員是史恩.康納萊,第一部007電影《007情報員》在1961年上映,倘若《007:生死交戰》能在今年上映,距離第一集就是整整六十年(而且康納萊已在去年去世),…

間諜世界叫人享受的正是厚黑算計,但勒卡雷反其道而行

文/冬陽(推理評論人) 你聽過庖丁解牛的故事嗎? 春秋戰國時期,庖丁替魏國的國君文惠王宰殺牛隻,手持刀刃、肩膝腳抵住屠體,砉砉刷刷彷彿演奏美妙的旋律,讓魏王不禁讚嘆:「噢,太厲害了!怎能練出如此高超的技術?」庖丁放下屠刀,回應君王: 「我喜愛摸索事物的規律,技術也隨之精進。剛開始從事這一行時,眼睛看…

愛催不得,哀傷同樣也催不得

文/郭強生(本文作者為作家、台北教育大學語文創作系教授) 能讀到一本讓人神迷忘我、欲罷不能的小說,真如同久旱逢甘霖。 整個暑假,我不停地企圖彌補經過整個學期教學後的消耗,希望能讀到幾本可以幫我充電的文學作品。先是從近期出版的小說著手,看了近兩年獲得中外文學獎的幾部小說。這些作品的作者都比我年輕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