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涂東寧 電影於我們而言是什麼?是對生活的儀式性感召。那麼生活於我們而言又是什麼?我們如何自光影裡找回與生命的連結?時光之硯站主、影評人張硯拓指出,電影裡的「色彩」運用是個重點。 「色彩在電影的運用,能帶來意在言外、劇情之外,屬於觀感、氣氛的東西。假如一部電影的用色豐富繽紛,看下來也會開心許多。」張硯拓表示。 色彩作為一種電影語言的運用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2003年大阪發生了震撼人心的「母子餓死」事件,年僅二十八歲的媽媽與三歲兒子被人發現時,已經死亡三個月。報導指出這位年輕母親是為逃離家暴夫因而攜子離家,在友人幫助下免費入住公寓,距離原來住處二十分鐘電車車程,丈夫知道她的住所,她也仍持續上班一段時間,死前還有未領回的薪資。 完整文章
文/陳亦歆(壘摳 Reiko) 倫敦不正經時尚觀察 大學時主修的是戲劇服裝,一直都走不了太時尚路線的我,對所謂的fashion敏銳度並不是那麼高,但是我卻非常熱愛觀察倫敦路人的穿著。 在倫敦生活,最棒的一點就是大家不在意他人的眼光,愛怎樣穿就怎樣穿。完整文章
本文獲授權摘自《黑暗之城:九龍城寨的日與夜》主編序作者/黃培烽、陳嫻嫻;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我們對九龍城寨的故事耳熟能詳,但在它清拆二十多年後,我們仍然聽到大量難以判斷真偽的傳聞。這部攝影集兼訪問集,就是關於九龍城寨的傳說和真相。 本書作者格雷格‧吉拉德(Greg Girard)及林保賢(Ian Lambot)是專業攝影師和建築師。他們曾在香港工作,在 1987 至 1992 完整文章
文/張阿茂(張淳翔) 十九歲的年紀,隨身聽裡有著搖滾樂,每個人都是無敵的。當年我在大學讀視覺傳達設計,從幾乎是和尚學校的工科,轉換到男女比例 1:7 的商業類。從未成年到成年,騎機車再也不用怕臨檢,玩通宵不夠,還得接著去追第一道曙光,宿網裡全是 MP3 和 AV 女優,每晚大夥都在四海豆漿集合,每個週末都要聯誼抽鑰匙。那時候沒聽過 iPod,MSN 完整文章
總在那些時候對開放式廚房感到憂傷,夢想就是這樣的東西,好不容易你走進外國電影日光好大一片打下來通透無比的開放空間,能從客廳一眼望見廚房,眼睛就此通關了,要到第一次真的開伙,才知道淤塞的常常是鼻子,再如何放鬆把自己攤放在沙發上,想放空,鼻腔絨毛卻確實積滿晚餐的蒜頭沾醬味兒和中餐滯留麻油雞香。原來我們在這個太廣闊的世界裡還是容易覺得擁擠,彷彿一片葉子在森林裡,再疏密,避不開自己的綠。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