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雅努什・柯札克;譯/林蔚昀 我們可以把他們抱起來、往上丟、不管他們想不想要,就把他們放到這裡或那裡,我們可以用蠻力讓奔跑中的孩子停下來,可以讓他們的努力全是白費。 每當孩子不聽話,我總是可以用力量讓他屈服。我說:「不要走,不要動,讓開,把那個給我。」他知道他必須聽話,他也會試圖反抗,每次都徒勞無功,最後只好放棄、投降。 完整文章
文/萊諾拉.朱;譯/陳玫妏 第二天放學回家,雷尼重複說一個故事,四次!他的嘴巴裡有雞蛋,但他不是自己吃的;他最討厭的食物被陳老師放進他的嘴裡。 「她把雞蛋放在這裡。」雷尼嘴巴張大,用手指著裡面。然後呢?我問。 「我哭了,把它吐出來。」 然後呢? 完整文章
文/羅怡君 回想一下,當孩子開始一人獨睡、漸漸長大後,你有多久沒看著他們熟睡的臉蛋了? 妹妹升上五年級之後,主動取消每個月跟我睡一晚的慣例,從那天起,倒是換成我半夜偷偷潛進她的房間,看看那張覺得有點陌生的臉──明明每天都相處在一起,卻還是有我不熟悉的部分。 完整文章
文/菲特烈.貝克曼;譯/杜蘊慧 人們說,教兒子如何當個男人,是父親的責任。可是我不太確定。人們也說,大部分的男人遲早都會變得像他們的爸爸。我希望這不是真的。  對我來說,你的爺爺和外公是另一種人,更自豪也更硬氣。擁有與我不同的技巧。比如說,他們光是用踢的就能判斷輪胎和樓梯的品質好壞。如果給他們任何家電,我指的是任何一種喔,他們掂掂重量之後就有辦法在三秒鐘之內告訴你到底值不值那個價。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