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別搞錯了!這裡不是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 所以不會有什麼把學生送進來,結業完畢就會成為魔法師這種事,絕對沒有。恭心學園是一所管教相當嚴格的住宿學校,創始人是有超乎尋常熱忱的教育評論家松田美昭,學校讓家長把難以管教的孩子送進來,協助培育出優良品格的乖學生並考上理想的學校。 完整文章
文/詹姆斯.洛溫;譯/陳雅雲 即使貧窮子弟幸運得以跟富裕子弟就讀相同的學校,他們遇到的老師經常只期望富裕家庭的孩子知道正確答案。社會科學研究顯示,當貧窮子弟的表現優異時,老師經常感到驚訝、甚至苦惱。老師和輔導員認為他們可以預測誰是「上大學的料」。 由於許多勞工家庭的子弟提供了錯誤的訊號,有時甚至從一年級就如此,導致他們在上高中時被分到「普通教育」(General 完整文章
文/江鵝 在學校不能說台語,要是說了讓老師聽到,就得到教室後面罰站,我很不能理解那些男同學罰站的時候怎麼還能趁空嘻皮笑臉,明明是非常丟臉的事情,我怕極了。之前上幼稚班的時候,老師雖然說的也是國語,但是因為沒有禁止說台語的規定,我從來沒意識到原來自己有些話用台語說得比國語溜,上了小學在禁令之下,才發現話出口前如果不先咬住舌頭想一想,很容易犯規。 完整文章
文/彼得.辛格;譯/李建興 許多年前,內人和我帶著後座的三個小女兒開車到某處,其中一人忽然問:「你會希望我們聰明,還是快樂?」 上個月,我閱讀蔡美兒的《華爾街日報》文章〈為何中國媽媽比較優越〉時,想起了那一刻,該文在 wsj.com 引發了四千多筆評論,在臉書則有十萬多筆。這篇文章意在宣傳蔡女士的新書《虎媽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每一間教室裡,都有孩子是被放棄的。」夜空下,彭瑜亮對陳品諠說出的這句話,觸動了陳品諠的心底某處。 那不是一個浪漫約會的場景,而是兩個帶領學生營隊外宿的老師,夜裡在戶外休息聊天;「阿亮老師」彭瑜亮對「小品老師」陳品諠提起想要辦學的初衷,意外地讓陳品諠思索自己先前對教育工作的盲點。 完整文章
文/陳昭如 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旁觀他人的痛苦》裡,對於人們透過媒體看到苦難有著一針見血的批評: 「我們感到憐憫,指的是我們感到自己不是製造苦難的幫兇。我們的憐憫宣告了我們的無辜清白,以及我們宛如真切的無能為力。甚至可以說,不論我們懷抱多少善意,憐憫都是個不恰當,甚或隱含侮辱的反應。」 完整文章
川普上台後,全球都在問:美國怎麼了?八旗的Americanology試圖為台灣讀者提供多種觀察的視角。 《絕望者之歌》的作者指出,真正的問題出在家庭。大多美國底層白人出身於一個破碎的家庭,不僅從小無法獲得良好的照顧與教育,更缺乏對自己人生的期待與規劃。等到要靠外在力量來挽救,已經來不急了。傑德‧凡斯呼籲,底層白人不要再怪政府或財團了,想想自己能改變什麼,比較重要。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世界上並不「真的」所有的孩子都可愛,也不「真的」你再有修養都能忍受那些處處想要惹毛你的孩子(是啦,他們不是故意的)。 你能說一個不斷地在課堂上打開課桌蓋,把文具和課本取出來、放進去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你能說一個錢包掉到糞坑,拿個長柄灑水杓把所有的排泄物撈上來,弄得臭氣熏天的小女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