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馬克.湯普森 譯/王審言 無論落在政治光譜的哪一點,都有越來越多的人發現:我們的政治以及政治議題的辯論與決策方式,已經走上歧路。從美國、英國到其他西方國家,無一倖免。批評民主粗糙喧鬧,已經是老生常談了——從柏拉圖(Plato)到湯瑪士.霍布斯(Thomas Hobbes)都一再論及。現在卻有充足的證據,證明憂慮並非空穴來風。 完整文章
文/馬克.湯普森;譯/王審言 當「觀眾」(audience)這個字的意義,不再僅是觀眾,至今在英文中還找不到百分之百滿意的對應字眼,公眾這個詞又該怎麼辦呢? 媒體高層在冷冰冰的字眼中擺盪:使用者、消費者、顧客;政治人物嘴裡則是冒出個別投票者或是整體選民。這些詞展現一種工具性:我們是根據我們想從受眾身上抽離出什麼,才來界定他們的意義。如果你不想引發一夥人戴上法式三角帽(tricorn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近年我國與美國的關係深化,有部分來自兩國內部政治狀況的轉變,有部分來自國際情勢的轉變;事實上我國與美國半個多世紀以來都維持著某種奇妙的關聯,具備正式邦交時如此,不具官方邦交關係時也如此──奇妙的是,在兩國斷絕官方邦交關係之後,在美國維繫國會當中親台力量的,有很多是被當時政府視為異議人士、進了黑名單,結果流亡海外沒能回到台灣的人。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克唐納;譯/林麗雪 最近的一個晚上,莫莉和傑克和他們的父親在玩數學遊戲。當他們漸漸熟練複雜的計算,輪流嘗試挑戰我先生時,我從廚房可以聽見他們傳來的陣陣笑聲。這讓我想到,在成長過程中,我從來不會把笑聲、樂趣、合作、遊戲的概念與數學聯想在一起。 我在上大學前沒有喜歡過數學,雖然在學校靠著強背和照本宣科應付過,但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它。我從來沒有學會過,我拿到 完整文章
文/麥克.布斯;譯/李佳純 無論財閥是否唯一的罪魁禍首,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韓國人非常不快樂。根據二〇一八年聯合國「全球幸福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排名,韓國在一百零六個國家當中排名第五十七位,如果根據財富調整幸福感,排名還要再往下掉79。韓國自殺率為亞洲最高,通常是全球自殺率排名前五的國家。 完整文章
文/凱莉.麥克唐納;譯/林麗雪 心理學教授珍.托利(Jane Torrey)在一九六九年記錄一個沒有人教導的孩子,是如何學會閱讀的個案研究。〈無師自通地學會閱讀〉(Learning to Read Without a Teacher)這篇報告刊登在《初級英文》(Elementary English)期刊,後來被廣泛引用為自然閱讀的例子。 完整文章
眾所皆知,台灣的職場環境有夠血汗,但大家似乎甘之如飴?沒有人真的想當「社畜」來過「九九六」的生活吧?可是為何又嘴裡說嫑嫑,身體卻很老實地在公司裡加了班呢? 不管是否只求溫飽度日,還是野心勃勃地一心想要升職加薪、當上總經理、出任CEO、走向人生巔峰,我們都為工作付出了人生中最菁華的時光,甚至還以家庭幸福和身體健康為代價。那麼工作,真的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對我們的意義究竟為何? 完整文章
生活在台灣,如果你在解嚴之前接受國民教育,可能會覺得我們的國家強盛了五千年但從19世紀接到20世紀的時候一直被全世界欺負。如果你在解嚴之後接受國民教育,可能看法就會不大一樣,甚至會發現學長姊們認為的那個「我們的國家」,其實好像,呃,那個是「我們的」國家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