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的腳被桌子壓到,好痛,」賴奕菁問,「你應該先止痛,還是先移開桌子?」 賴奕菁認為,發現自己的精神狀況不佳、可能影響生活其他層面時,找精神科醫師是比較好的選擇,「最重要的是,精神科醫師可以判斷患者的症狀是不是病癥,確定該怎麼處理。」賴奕菁解釋,「有些情緒反應只是一時的,但有些可能與生理的病痛有關,精神科醫師可以在這方面提供專業的解讀。」 完整文章
文/湯姆.尼可斯;譯/鄭煥昇   無知在美國是一門邪教,而且源遠流長。 反智像一道綿延不絕的線,蜿蜒貫穿著我們生活中的政治與文化面, 至於滋養著這條線的謬誤觀念,則是: 民主就等於「我再無知,也可以跟博學的你平起平坐」。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最初下載實驗教育申請書的時候有點傻眼,原來想要自學的話,要寫的東西好多! 除了說明學童為何自學,還要交出師資證明,並附上有計畫的課程內容,甚至要提出每週進度、能力指標……我一看到公文型式的表格就自動變傻──天啊這要怎麼填寫呢? 完整文章
文/徐玫怡 好幾年前,就有朋友在我臉書留言板上提過:你為何不讓小福去上華德福學校或是其他體制外的學校?也有人舉好多自學生的例子告訴我,要不要就讓你兒子自學? 記得我回覆:「不要,我就是要在體制內待著,至少打一仗再說。」 打仗?其實我對人一直都非常和藹客氣,雖然私底下和朋友聊天或寫作時意見非常鮮明,但在衝突點上,我通常是退讓和溫弱的人。 完整文章
文╱李佳燕 不讓孩子當小朋友,要他們當寫字機器人。 「既然你如此擔心孩子的學習跟不上其他同儕,當初為何要讓孩子讀那一種沒有教寫字,也沒有背注音符號的幼兒園?」 面對我如此直白的提問,文文的母親一開始有些驚訝。 接著,她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含淚告訴我:「因為我想要給她一個快樂的童年。」 面對文文母親說出來的答案。我盯著她看,足足有一世紀之久。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哲學家其實不住在地球上啦;」奧斯卡.柏尼菲笑著說,「所以他們只能彼此對話。」 柏尼菲是哲學博士,不過談到哲學學者時常常語帶揶揄,直說學院讓哲學只屬於哲學家,而哲學家不懂如何對其他人說話。柏尼菲會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哲學,相反的,柏尼菲不但是哲學博士、寫作哲學書籍,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告兒童哲學在學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時,柏尼菲就是教科文組織的顧問。 完整文章
文╱趙南柱;譯╱尹嘉玄 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危險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出在不懂得避免的人身上。 金智英就讀的國中,距離他們家要走十五分鐘才會抵達。姊姊也和她讀同一所國中,姊姊入學時,那間學校還不是男女合校,而是女中。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