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武雄 之一 學校該做而且只做這兩件事 1 一般教育工作者用「德智體群美」五育拿來作為學校教育的目的,尤其人格教育更時常被當作學校教育的重要目標,不斷被提醒要努力加強。 我所以會從人存在於這世界的原始趣向:「維生、互動(或稱連結)與創造」出發,來探討學校教育的本來面目,是因教育應以個人內在的發展,作為唯一的目的,而不能以這一代人的價值觀為標準,去複製下一代人的思想行為。 完整文章
文/工藤勇一;譯/陳嫺若 有些家長十分擔心廢除作業的話,「孩子們在家就不讀書了。」「會不會無法養成學習的習慣?」 這種擔憂我們可以理解,本校決定廢除作業的時候,也接到不少同樣的批評和擔憂的聲音。 身為父母,「想讓孩子養成學習習慣」也許是極其自然的想法。 但是,我們必須思考的是「本質」。歸根究柢,到底什麼是「學習習慣」呢? 完整文章
文/工藤勇一;譯/陳嫺若 那麼,如何讓孩子學會學習模式呢?提示是麴町中學執行的「廢止段考」。 很多人聽到這個政策都十分吃驚,但是麴町中學不但沒有作業,也沒有期末考,全部廢除。 相對的,我們每年實施四~七次「實力測驗」(其中三次為可以與全國、全首都比較的標準測驗)、每個單元結束時實施「單元測驗」,還有範圍比單元測驗小的「小測驗」等三種(三階層)測驗。 完整文章
文/工藤勇一;譯/陳嫺若 有多少父母,就有多少種教養方針,這麼說一點也不誇張。學校也一樣,有的學校仍然採取軍隊化的嚴格規則來框限孩子,但也有些學校展現自由的校風。 麴町中學幾乎沒有細密的校規,在我就任校長之後,也停止了服裝、頭髮檢查。 「為什麼要走向自由校風呢?」「營造自由的環境,是為了給孩子自律訓練嗎?」 有人這樣問我,但是並非如此。 只是本校重視的概念當中沒有校規而已。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設想眼前有列失控的電車,以時速六十英里迎面衝來,電車不遠的前方分別有五個鐵路工人,及一個鐵路工人在兩條軌道上專心工作,身陷險境。在你面前是可以令電車轉向的操控桿,照電車原有行進軌道,五位工人將被撞死,假如你以操縱桿轉向,便有一位工人被撞死;面對此情況,你將如何選擇? 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可.桑德爾(Michael J. 完整文章
文/沈允瓊;譯/簡郁璇 從小,我就無法正視別人的臉,人臉具有讓我忍不住別過頭的力量。反正所有人都長得差不多,也沒必要看得太仔細。我以為每個人都這麼想,直到小學一年級的某一天,我被班導師臭罵了一頓。 「老師不是在跟妳說話嗎?為什麼不好好看著我的臉?妳打算一直假裝沒聽到嗎?」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