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喬許.弗爾;譯/謝佩妏 如果說我曾把記憶術看做一種孔雀開屏式的腦力炫技,那麼馬修將會證明我的想法是錯誤的。他訓練班上學生迎戰全美記憶大賽,期許這些學生成為「最優秀的十分之一」(Talented Tenth),他們參賽的目的是為了實現民權運動者、哈佛大學第一個取得博士學位的非裔美國人杜博斯(W. E. B. Du 完整文章
文/丘美珍、鄭仲嵐 他在學校的資優班當班長,功課很好。但是因為資優班的家長喜歡拿孩子的成績互相比較,有些孩子們因此開始忌妒成績好的同學。曾經有一次,有一位拿不到第一名就會被爸爸打的同學,憤憤不平地對說他說:「你為什麼不死掉?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最好的了。」 同學帶給他壓力,老師也是,因為有些老師會懲罰學生。 完整文章
文/艾絲特.沃西基;譯/韓絜光 我們往往會不自覺用父母教育自己的方式來教養孩子,我成為母親以後,只確定一件事,就是不想重複我父母的錯誤。每一個人童年都經歷過創傷與考驗,影響日後我們與孩子的相處,如果我們不明白自己受的傷,沒有刻意分析我們無意識的行為模式和預設立場,將來還是會重蹈覆轍。 完整文章
我決定趁年輕寫下這篇文章,以免老的時候反悔。 「一代不如一代」這種指責很常見,以臺灣來說,「現在的年輕人⋯⋯」起手,搭配對比句型「我們以前⋯⋯」補刀,是耳熟能詳的批評句型。把這些批評集合起來,不免讓人擔憂,八零或九零後的臺灣小孩到底出了什麼事。 完整文章
文/陳胤 其實說「菁英」,它的定義,在柳河國中才能成立,若跟都會區學校比,簡直牙籤比雞腿。但「菁英」這個詞,會讓好班學生尾椎翹起,傲慢得以為自己真的是菁英,好班的老師也是,以「名師」為榮或自我催眠,然後有的跨界進軍補習班,有的甚至投資開起補習班,當然,這都是「秘密」──一個所有人,連學生都知道而只有教育局不知道且流傳已久的「秘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