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新井一二三 據說,「冷中華」的發祥地是東京神田神保町的揚子江菜館。位於舊書店街中間的鈴蘭通,內山書店的對面,如今外牆上有京劇面具的裝飾。 今年第一次的「冷中華」已由老公端上桌了。他做得滿不錯,跟我做的差不多了。總之,比外面中華料理店做得好,可以說是我們家的招牌菜。 「冷中華已上市」,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去台灣一個星期,食物品種之豐富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先說台灣的早餐吧。燒餅﹑蛋餅﹑鹹豆漿﹑油條﹑白粥﹑地瓜粥﹑炒麵﹑湯麵﹑肉包子﹑菜包子﹑芋頭包子﹑叉燒包子﹑小籠包子﹑飯糰等等,實在五花八門,數不清。相比之下,日本的早餐基本上只有乾飯和吐司。嫌花樣少了,我家會吃沖繩式炒米線﹑義大利麵條,又或者中式﹑南洋式炒飯,但都不是當地傳統的。 完整文章
文/ 新井一二三 bounenkai ぼうねんかい 日本「忘年會」沒有宗教色彩,也沒有特定的儀式程序,跟慶祝基督誕生的西洋聖誕節,或者原本祭祀土地公的台灣尾牙都不同。說得沒錯。只是,「忘年會」這個名稱,好像表現出日本人面對過去、面對歷史的態度了。 每到陽曆年底,日本到處有人舉辦「忘年會(bounenkai 完整文章
日本前陣子因為明仁天皇退位、德仁天皇繼位之故,年號由「平成」進入「令和」,無論是SMAP、安室奈美惠還是櫻桃小丸子,有些在平成年代紅到成為某種「社會現象」的流行文化代表也相當巧合地因不同緣故隨平成而去;二十世紀進入最後十年之前,中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然後中國慢慢長成一頭空殼經濟怪獸,為了極權自我閹割記憶與良知。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妳聽說過『蠋女』沒有?」泉田問我。 他是年過半百的日本作家,是我的前輩同行。昨晚他抵達香港,為的是蒐集報告文學的材料。今晨我專門跑來上海街,在他下榻的旅館附近,一起吃火腿通粉當早餐。 「你說什麼『女』?」我沒聽懂,反問了他。 「是『蠋女』,蝴蝶的幼蟲叫『蠋』,不是嗎?蠋女是把兩條腿、兩條胳膊給人砍掉,殘廢成蠋一般的樣子,然後在雜耍場或酒吧裡,淪落為展品的女人。」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本書收錄的是從一九九二年到九六年,我住在多倫多和香港時寫的文章。當年我剛剛三十出頭,一個人漂泊世界,有過很多神奇的經驗。不過,其中,當上中文作家算是最神奇的橋段吧。 一個日本人,住在加拿大,開始為香港雜誌寫專欄。如今回顧起來,我自己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マヨラー】 在美乃滋如此普及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mayolaマヨラー 一族。前邊的 mayoマヨ 來自 mayonnaise,後邊的 laラー 則是英文後綴 er,即「~的人」。當然,mayonnaise 是名詞而不是動詞,根本不可以加個 er,即使勉強加了也只能成為 mayonnaiser。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