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尹仲敏 從紙本書、電子書到現在的有聲書,人們究竟還可以用什麼形式來學習與閱聽?科技改變了人們的習慣,也帶領知識、文學傳播走向未來的新一章⋯⋯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想像一下每天的日常:出門、搭捷運、進公司、打電腦,用餐之後再打電腦,然後搭捷運回家。原本也該如此的今日,突然從捷運站走到公司的路上,撞見一隻母雞。你停下來開始思考,雞是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這就是生活戲劇化的瞬間:發生一件不在預期內的事件,中斷原本的模式,進而觸發人們的想像。而這也是劇場導演楊景翔與陳仕瑛希望能在華文朗讀節中創造的體驗。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詩人鴻鴻的上一本詩集《暴民之歌》後記是這樣寫的:寫詩之於我,不是在創造什麼精緻的文化,而是在實踐「文化干擾」。事實上穿梭劇場、出版與策展的他,皆是貫徹此一信念而為之。比方這次替華文朗讀節所策劃的「詩歌之夜」,便是希望能重新詮釋六零年代的台灣經典文學作品,開啓與現代對話的可能。 跨時代的對話 完整文章
文/洪辰芳 「我設計時都會做考據研究,特別是做商標設計,一定是愈來愈重視故事,」洋蔥設計創辦人黃家賢講設計講到興起,動手挪出桌上空間、搬來筆電,秀出他從「言」字發想的華文朗讀節設計LOGO,以及隨著LOGO應用於不同展品上的各種延伸展品。 「你看,橫著看就是一個『言』,我不想觀者一眼就看穿,所以把它擺成橫的,『口』則做出嘴型的感覺,就有朗讀的意味⋯⋯」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2018年年中,紅氣球書屋出版了本小刊物《ㄏㄧㄠˇ日子》。薄薄的紙上印著小學生作者的作品,每本定價10元。擺在書店裡很難不抓住客人目光,就像紅氣球書屋開在沒什麼書店、電影院的恆春古鎮上。書店主人木木與德慧試圖撕下小鎮「文化沙漠」的標籤,將他們熱愛的閱讀帶入居民的日常。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2016年林貓王製作的歌單「金曲獎作詞人獎精選:詩的字眼」創造了另一個平行時空,在那裏的林貓王不是DJ,而是金曲獎評審,挑選出他認為的最佳作詞。林貓王發現,許多自己喜歡的歌,詞都有詩的感覺,但如果因此稱他為「文藝青年」,林貓王會斬釘截鐵地回你:這樣有點太假掰。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你會談論自由是因為有限制存在。」回想如何讓今年華文朗讀節主題「讓想像力自由」落實在屏東地區時,屏東場策劃繫。本屋主人孝晴和巧如想到的,卻是「邊界」。 屏東幅員遼闊,有不同族群和文化。有差異、有限制,界線就昭然若現,但實際上界的定義往往非常模糊,隨時都可能因為政經、社會的需求有所變動。 完整文章
文/尤齡緯、史比野塔 雖然青鳥書店Bleu & Book座落在人潮熙來攘往的台北華山文創園區,但一進到偏安一隅的二樓店內,心境立刻就能沉靜下來。內外植生昂然,從三角窗灑落下的日光,在店內三千多本書的書頁上浮掠。這是一家關於自由的書店,當中每一個性格迥異、卻各懷夢想的夥伴,不但組成了書店的豐富形貌,也是今年華文朗讀節的重要推手。 完整文章
開車時、運動時、走路時、做些日常瑣事時⋯⋯很多時候你想利用時間多讀點書,追追小說的進度、補充實用的資訊,但雙手雙眼空不下來,十分無奈? 對,你知道有聲書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但國內有聲書出版量不大,你的選擇有限。 對,你知道可以找個工具人為你朗讀,但你覺得太麻煩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