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維菁 編輯寫信來向我邀這個專題:「一個人的遊樂園」,信中寫著她覺得我對於單身有種泰然自若的態度,也提到我曾經寫過「這個社會還是很難真正接納,單身或結婚只是不同的選擇,也很難接受這世界上有許多人的自我實踐或自我追求,需要大量的獨處才能完成」這樣的話。我看了愣了很久,開始反省,也從來沒有想過我在外界眼中的模樣原來是這樣。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在週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週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的是位漂亮女記者,很認真地解說,終於讓她好好地交出專題,那女生感激萬分。 完整文章
文/李維菁 前陣子住在附近的一位出版界朋友,撞見了晚餐過後我一人逛超市,左手提衛生紙、右手拎塑膠袋大包小包走回家的模樣,他在大笑聲中二話不說拿出手機拍了下來,貼在臉書上。他寫著:「原來作家也會提大包小包的衛生紙,大街上。」這就是我生活的寫照了,不寫字不準備資料的時候,和這城市所有普通小民活得一模一樣,逛超市、清掃、散步、去小 7 繳費或在家敷臉發呆。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她選擇突破自我、與世界產生連結的兩種方式,一是愛,二是藝術創作,但她在這兩件事裡都失去了自己,只留下無法填補的空洞。」 2015年夏天,維菁在一場由魚頭策畫、對談,我主持的系列講座「被忽視的作家」上,這麼描述麥卡勒斯。 那一天,我不時掉入維菁以和緩、清晰、超然的語調,敍説一個悲傷荒涼故事的「空洞」,忘乎主持人該扮演的角色。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精明富有的愛米莉亞小姐愛上來歷不明且身有殘疾的駝子表哥,不但讓他登堂入室,而且把愛米莉亞小姐原本經營的雜貨鋪,變成一處鎮民每日歡聚的熟鬧咖啡館。 一天,變故降臨,愛米莉亞小姐的丈夫刑滿即將歸來,一場惡鬥一觸即發。 愛為何物?愛有否終點?輸贏怎算? 可憐的愛米莉亞小姐如何面對這場決鬥? 咖啡館的燈火黯淡之後,主人公的結局如何? 完整文章
文/葉維佳 《設計嘴泡‧新台客》是一本為時一年多的採訪文章集結,由藝術家、設計家黃子欽訪談臺灣的九位藝術創作者。文章最早由「黃子欽的設計嘴,泡」專欄在「Readmoo閱讀最前線」線上刊載,這次出版書中更加入多幅受訪者們的藝術創作,配合訪談攝影、理念的對話交流,形成一場充滿生命力的臺灣當代藝術展出。 完整文章
撰文/駱亭伶、吳亭諺 攝影/張界聰企劃/小日子 場地提供/Kafemera 咖啡 寫了 20 多年散文與評論的馬家輝,最近出版了第一本小說《龍頭鳳尾》,描寫 1930 年代,黑幫堂口老大愛上英國情報官的一段香港江湖傳奇。而同樣曾為媒體人的作家李維菁,近年也選擇了以小說形式與讀者對話。寫小說是一種召喚或回應,還是不得不的選擇,邀請兩位一起來聊聊小說創作的祕密。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見鬼了!什麼樣的情況下你會說「見鬼了」?為什麼我們會說「見鬼了」?伊格言分析給你聽! 西元1986年9月,美國作家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美國牧歌》、《人性污點》作者)到訪義大利杜林,對普利摩‧李維(Primo Levi)進行了一場Long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