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Maxwell Hamilton 在阿姆斯特丹,她成了玩偶,只能聆聽他人發表意見。她嫁的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世界。銀匠、小姑、怪異的熟人、讓她迷失的房子,還加上一個讓她害怕的娃娃屋。表面看似風光,應有盡有,但妮拉卻覺得自己不如從前完整。 ──潔西・波頓,《娃娃屋》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天才與精神瘋狂症有一種必然關聯,這樣的觀點未必正確,相反地,人們發現天才當中最傑出者,往往是作家中神智最健全者。要世人想像一位瘋癲的莎士比亞是不可能的。 這裡說傑出天賦,主要是指詩歌創作的才能,那是心智各方面維持著一種令人欽佩的協調運作;而瘋癲則是其中某一環過量或扭曲的失衡。⋯⋯真正的詩人夢寐以求的是保持清醒,他不受主題的支配,而是要駕馭主題。 ──查爾斯.蘭姆 完整文章
文/群星編輯室 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各種文字傳遞比以往更多更快,我們每天都能讀到許多新聞、評論報導,以觀察時事變化。而「名家專欄」這樣的題材,也是現代人喜愛甚至依賴的,不管是在政治、經濟、生活、娛樂、文學等領域,在被大量的媒體訊息轟炸之後,我們總想看看那些成一家之言者,是如何分析斟酌,描述生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