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宣瑋 我們誠摯的希望你不要把這次的結果用「成功」和「失敗」來簡單解釋,人生其實沒有什麼真正的成功和失敗,最好的人生就是能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認真而適切的活下去,而教育的目的也只是協助每個人去尋找自己適合的人生。 ──《一直撒野》,頁102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小野是個擁有眾多頭銜的人,作家、編劇、助教、總經理、爺爺,近日來,因投身投身臺北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他又多了個校長的稱號。之所以踏上實驗教育的追尋之路,也是他體悟到:當前教育問題已在不得不改的關鍵時刻。 為何讀書變成一件壞事?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九月開學第一天到公費分發的國中上課,就站著被校長罵了 15 分鐘:「你不要以為我治不了你!」黃益中這才發現,原來以前對老師角色的想像與實際的出入竟是天差地遠,三年後,黃益中考上了大直高中,離開了保守封閉的國中、國小教學環境,也遇上了作風開放的高中校長及前輩老師,這才開啟了他活躍的街頭運動生活,熱血公民教師,從此誕生! 完整文章
文/劉子瑜 寫作者到底在對誰寫作?如果只是為了素未謀面的讀者而寫,作品會變成一種討好,或許內容有趣,卻如輕飄飄的靈魂,似乎少了一點什麼。優秀的作者,絕對是對著一張看得見的臉孔在書寫,為作品注入厚實的生命力。並非擁有文學背景的印尼作家安卓亞‧西拉塔,正是抱著這樣真誠的態度,用平民的生活語言,寫下處女作《天虹戰隊小學》,獻給一直埋藏在他內心深處的兒時老師和十位童年摯友。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