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我真的是,」焦元溥的表情真心不解,「很後來才發現很多人對古典樂有這樣子的刻板印象。」 寫過好幾本與古典樂相關的暢銷書、在電台主持介紹古典樂的節目、評論古典樂唱片、採訪古典樂演奏家,焦元溥很容易被想像成一個從小學習小提琴或鋼琴、閉著眼隨旋律搖頭晃腦長大的孩子,不過焦元溥自承並非如此,「小時候是學過鋼琴,不過這和在小學吹直笛一樣,總不能因為吹過直笛就說自己懂音樂了吧?」 完整文章
植物和動物相比,可能顯得太人畜無害,靜悄悄地現身你身旁,除非花枝招展,否則有時候不大有存在感。 然而,雖然植物不能落跑,但其實它們在環境中汲取天地日月菁華,同時暗潮洶湧地地對抗天敵,巧思妙想地展示各種傳宗接代的奇巧淫技;在人類的文明中,作為食物、家具、建材、醫藥、衣物,燃料、減碳等等,都要使用五花八門的植物。 完整文章
過去,我對植物不太感興趣,因為植物似乎不像動物有那麼多有趣的特徵和行為。 然而,在閱讀了一些植物改變人類文明和歷史的書籍、在專業導覽下參觀了植物園以及辜嚴倬雲植物保種中心後,見識到植物的重要性以及它們許多有趣的特徵和行為,我漸漸改變這個想法。 完整文章
圖書出版是個緩慢的行業。你看上了一個作者,或者心中有個題目開始要企畫,或者發現一本外文書值得引進……接下來你簽約,跟作、譯者安排進度,拿到稿子,編排、付印、上市,等待讀者的審判;這一連串從起心動念,到最後由讀者決定成敗的過程,動輒累月,甚至經年。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