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烏瑞克.鮑澤;譯/張海龍 讓我們更仔細檢視一種必須費很大力氣的提升方式,專家稱之為「提取練習」。 班奈特.史瓦茲是美國頂尖的記憶專家,我到他位於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辦公室拜訪他時,他正站在辦公桌旁。柔和的陽光灑滿整個房間,透過寬大的窗戶可以看見外面那個棕櫚樹成蔭的方形庭院。 穿著短袖襯衫和寬鬆長褲的史瓦茲似乎正在輕聲地自言自語,而且咕噥了很久,看起來就像生活在另一個神祕難懂世界的僧侶。 完整文章
文/賴以威(數學作家、譯者) 「國小數學不外乎加減乘除,能設計出什麼有趣的活動嗎?」 約莫兩年前,我開始規劃「動手做」的數學實驗課,請教幾位國中老師,他們建議我從國小著手,一方面國中課業壓力大,一方面國中生對數學的好惡相對定型,不如從小學做起。 開頭的那句話,就是我聽完建議後的第一反應。 完整文章
或許並非總是這樣,但在我看來,哲學討論的特色之一,在於哲學家對於概念定義的執著,這些執著有時候會引起別人不耐煩,例如: 「我們怎麼知道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是同一個人?」 「這什麼鬼問題?同一個身體就是同一個人啊!」 「那如果昨天午夜時我的記憶和阿福互換,那今天我身體裡的是阿福還是我?」 「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 對哲學家來說,如果要了解「同一個人」(又稱「人格同一性」、「personal 完整文章
文/伊格言 小編碎碎念:開心錯了嗎?悲傷總比快樂有深度?為什麼作家們莫名其妙總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伊格言告訴你為什麼! 我最常遇見的考古題之一是:為什麼你的作品總如此悲傷? 此考古題有變形多種,不一而足,例:何以純文學作家寫的東西總難免灰暗?為何文學小說總鍾愛悲劇?你們會刻意迴避happy ending嗎?為何很難讀到快樂的小說呢?完整文章
採訪對談/黃子欽;整理/陳怡慈攝影/侯俊偉;作品提供/霧室 ➨➨上集回顧:【黃子欽的設計嘴,泡】設計封面像剪輯影片,要找出觸動人心的那一格──與設計工作室霧室對談(一) 在草圖上表達完整的想法,讓出版社安心,自己也能恣意發展 完整文章
哲學可能給人一些神秘有深度的印象,有些人可能認為有哲思話語應該簡短但雋永,而非瑣碎冗長。當這些人看到當代的哲學論文,下巴可能會掉下來。至少在英美哲學的研究中,即便是最有價值的洞見,也必須有看似細碎的論述支持,如此一來,才能盡量確保哲學圈自我要求的理論上的完整性,並避免錯誤。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