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自然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早早就有閱讀社會科學相關書籍的習慣,那麼也可能讀過他的作品;如果你對這些知識性書籍沒那麼大的興緻,那麼仍然可能聽過他或者他那幾本經典作品的名頭──畢竟,實驗室和自然環境兩頭跑、觀察心得橫跨生物、環境、歷史及人類學的學者不多,這類學者當中有能力把文章寫得平易近人的更少。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在書籍簡介裡讀到某種照樣造句時,俺大約都會皺眉頭。這種照樣造句不只會出現在書籍簡介裡,只是俺的工作與賣書有關,對書籍簡介比較敏感──書籍簡介的作用在協助讀者認識一本書、勾引讀者對內容產生好奇,誘惑讀者把自己的血汗錢奉獻出來;也就是說,書籍簡介在很多時候會擔負銷售作用,皺眉頭的原因,就是俺認為這種照樣造句,對銷售的幫助不大。 完整文章
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周詣 從「探討人類未來」這看似千篇一律的大哉問主題來說,《人類大命運》真的是一本很獨特的書籍;它談的乍看之下是未來,卻是從人類緣起開始推演;他寫的是人類的發展,卻不同於過去以考古、人類或生物學演化的筆法,而是別出心裁地從哲學、社會學等抽象層次探討人類崛起的發展軌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