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古早之前的某個年代,讀武俠小說是壞學生做的事。或者,是好學生會做的壞事。 所謂「壞學生做的事」,指的大抵是壞學生在翹課時或放學後會到租書店,在那些陰陰暗暗的書架當中找那些學校老師不准大家讀的書:可能是漫畫,可能是情色小說,也可能是武俠小說。 完整文章
「傳音入密」是武俠小說常見的一種武功,使用時運用內功,聲凝如線,送入對方耳中,其他人聽不到。 最早寫出傳音入密的作家是梁羽生。在梁羽生、司馬翎等人的武俠作品裡,大量出現傳音入密的描述。 但因為金庸對傳音入密描述不多,若你只讀金庸,可能對它不甚了了。金庸筆下僅極少部作品、極少數人使用過傳音入密,一是《笑傲江湖》任盈盈,一是《天龍八部》枯榮大師、段延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有的武俠小說作者設定的時代背景很模糊,以自己的多部作品建構出獨立的武俠世界,有的武俠小說作者會設定一個現實的時代,但情節幾乎完全另行發揮;也有的武俠小說作者,不但喜歡明確的時代設定,還會利用機會把歷史中實際出現的人物變成自己故事裡的角色。 例如鄭丰。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台灣政府最近大力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東南亞市場究竟是什麼情況?有哪些「眉角」需要注意?除了政策之外,還需有賴熟門熟路的關鍵人來指路。深耕東南亞議題許久的燦爛時光書店,邀請越南暢銷作家與翻譯家阮文馨、泰國蜘蛛文化出版社負責人王道明,與著名的版權經紀人談光磊,一同對談台灣書籍在泰越兩國的現況與未來。 完整文章
採訪/黃子紘、劉冠吟 撰文/黃子紘 攝影/張界聰 白天在家裡陽臺或是計程車上,點一根菸,就著天光看柳殘陽的小說,這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刻。 武俠小說是 50、60 年代每個人的娛樂首選。以前也沒什麼休閒娛樂,漫畫不太流行,課本那麼生硬無趣,所以我從小學就開始去同學家看武俠小說。武俠小說不只是劇情高潮迭起,還有人物的描述纖細,打開書感覺自己就是大俠,我的人生跟武俠小說就這樣產生不解之緣。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喜歡武俠小說,」易思婷笑著說,「所以運動時常會想到武俠小說裡那些武功心法。」 綽號「小Po」的易思婷從小就是個會讀書、擅考試的女孩,高中念的是北一女、大學念的是臺大資訊系,還到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州大學拿了博士學位。「我運動很差,就是很會念書;」易思婷回憶,「而且國內的體育教育時數不長,沒法子長期訓練、培養學生對單項特定運動的喜好。其實,體育課還常常被挪去上別的課咧。」 完整文章
二十餘歲,前途茫茫,我無所謂,媽媽擔心,拐我去算命。命相館在二樓,我心不甘情不願,坐定後,不發一言。命相師專攻紫微斗數,在紙盤上畫出一堆線條,畫到一半,開口說:「年輕人,我知道你不信這一套,我說的你參考看看,信不信在你。」頭一樁講的就是:「你是寫稿子的人。」我嚇了一跳。接著更可怕:「但你寫得慢,一篇稿子,改了又改。」 完整文章
武俠小說發展至今,看似沈寂,但其實正以另一型態崛起,重現於書市江湖,那就是年輕族群喜愛的玄幻武俠小說。 玄幻武俠的寫作者與讀者群都年輕,思惟從漫畫,電玩遊戲延伸出來,在無邊無際的想像中獲得滿足。這些作品多數在網路上連載,部分集結成書也很受歡迎,帶來新的武俠熱潮。 完整文章
要瞭解一位作家的作品,宜讀他的全集,一窺全貌。但門檻不低,問題不在閱讀時間,而是作品頗多絕版,難以搜尋,身後得以出版全集的作家也頗有限。 如果無法遍讀作家所有著作,那麼除了代表作,最重要的一本或許是作家的第一本書。初作容或青澀不夠成熟,但作家未來的寫作方向,印跡已現,日後創作的變與不變,精進與退步,脈絡可尋,相互對照,自有其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