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遇上法律糾紛,有超過半數的人不相信法官會做正確判決;遇上死刑爭議,有超過半數的人覺得嫌犯喊冤一定是在騙人;聽到新法修訂,覺得自己不違法都不用擔心;看到判決不符預期,馬上想到的就是法官外號肯定叫恐龍──而事實上,這一切又矛又盾又讓自己氣噗噗的事雖然與法律有關,但自己是不是好好搞懂法律、讀過一份判決書?答案可能是否定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從紙本書跨進電子書,最難克服的不是文字書,而是圖像書。 雖然電子書的圖像可以放大縮小、更適合用不同比例欣賞整體或細節,更容易做色彩校準、而且長期維持正確色澤,更易攜帶更易保存,但用電子書看圖像書就是不大對勁。 有部分原因在於,某些圖像書的設計會一併把紙質、開本大小、翻閱狀態等等考慮在內,那樣的圖像書是一個整體,單把圖像抽出來單獨看,比較沒法子獲得創作者原來想要傳達的概念。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