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千禧年人們正在為跨入全新世紀慶賀時,對於我,除了換了工作,就是與生命中很重要的書邂逅,其中一本就是《我願意為妳朗讀》。 乍讀,是一個令人戰慄的禁忌愛情故事,到了第二部卻有了意外的翻轉,一個大秘密後的個人命運與時代悲劇拉開來,頓時如吞下鉛液,沉重窒息。 等翻開最後一部——第三部,無數的叩問與辯證洶湧撲進腦門。 完整文章
文/陳業鑫 行銷總監 Sean 與一位前來應徵數據分析研究員的應徵者有約。應徵者到了以後,Sean 請助理先交給他三份文件,包括:公司的制式履歷表、性向測驗以及智力測驗,填寫完以後,才開始進行面試。 Sean 要應徵者先簡短自我介紹,接著仔細詢問了他前一份工作的狀況,雙方談了十來分鐘,Sean 完整文章
不管是在演講時帶討論,還是真正跟別人討論議題,偶爾會遇到一種意見,認為誰是誰非就看「規則怎麼定」,或看「相對於怎樣價值觀的社會」。 round one :「所以大家覺得高中生應該穿制服嗎?」 :「校規有規定就應該穿,否則就不用」 :「…那校規應該要規定大家穿制服嗎?或者校規有權這樣規定嗎?」 :「這方面就看法律怎麼說」 round two 完整文章
文/黃榮堅 法律上對通姦罪的除罪化問題爭議了很久,我們社會上二、三十年前對通姦罪規定存廢議題討論時所存在的正反面說法,到了今天為止也依然原貌呈現。政府單位對於通姦罪規定的存廢問題(和死刑存廢的問題一樣)最後決策上的說理基礎就是民意,亦即總有將近百分八十的人反對廢除通姦罪。 完整文章
文/莎拉.柯斯勒;譯/林錦慧 隨著優步和「××優步」問世,卻出現一種內在衝突。一方面,這些公司想藉著提供好服務來建立名聲,博取客戶的仰賴;另一方面,律師卻建議這些公司,提供訓練、制服、福利、固定輪班給獨立承包人員(也就是可以讓雇員開心、訓練有素的種種東西),可能會被控告「錯誤分類」:明明是正式雇員的待遇卻歸類為承包人員。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