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文/ 多年前有一本很紅的書,叫《QBQ!問題背後的問題》(2004 年遠流出版),作者在裡面舉的兩個例子,我到現在都還記憶深刻。 一個例子是,「有一天,我在加油站的便利商店,想找一杯咖啡喝,當時咖啡壺是空的,於是我跟櫃台後的先生說:『抱歉,沒咖啡了。』他指著距離不到 5 完整文章
文/陳栢青 日子最理想的狀態,應該是隔一天的咖哩。按照《深夜食堂》的說法,「把冰箱稍微凝固的隔夜咖哩,澆在熱熱的白飯上,趁著咖哩融化的時候吃⋯⋯」,有一種隨性,幾乎是放棄了,誰知一切卻是水到渠成,當凝固的咖哩醬汁一點一點滲進蒸出白煙的米飯裡,冷和熱,過與不及,什麼都能剛剛好。 完整文章
看過膾炙人口的日本漫畫《深夜食堂》嗎?記得第40夜,就跟俄國菜有關。那是一道叫做ビーフストロガノフ的菜,根據遼寧人民出版社《新俄漢辭典》的辭條翻譯是「小塊燜牛肉」(Beef Stroganoff or Beef Stroganov/бефстроганов),不過這道深夜食堂老闆應顧客要求端上桌的俄國菜,我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真正對俄國菜的印象,起源於一碗湯。 完整文章
從第一道紅香腸開始,每一夜為大家送上不同的菜 高興的時候、不安的時候或是疲憊的時候 我們在這家沒有菜單的街邊小店 居然也分享了200道菜 你,還記得那些滋味嗎? 安倍夜郎的作品《深夜食堂》以都會區巷弄裡從深夜開始營業的食堂為舞台,將老闆做出的平民料理,與形形色色的客人的故事融合,時而溫馨時而憂愁,不僅散發料理的香氣,也洋溢最質樸的人情味。 完整文章
文/口羊 講到味噌,多數人腦中第一個浮起的,大概都是味噌湯吧。也許對許多台灣人而言,味噌湯看似平淡無奇,多半只是做為一餐的點綴,或結束的休止符,但對日本人來說,味噌湯可是最不可或缺的存在。 以各種美味撫慰人心的《深夜食堂》,在日劇的開場裡,老闆總是俐落的煮著豬肉味噌湯。此味可是唯一能讓他掛在菜單上的菜色,不管客人要求哪些無菜單料理,最後總是要以豬肉味噌湯做為今夜最完美的結束。 完整文章
本題所說的故事產業,指的是從作者,到出版社,到影視戲劇、電影,這一長串以故事為核心的產業鏈。台灣的故事產業現在面對的問題是: 暢銷書本土率偏低 我在台灣出版產業真正的麻煩一文中提到,台灣出版產業的大麻煩是「暢銷榜上外來書種太多」(台灣的暢銷書作者本土率只有 30%)。我們缺少能跟整個社會對話,刺激思考,產生震動和共鳴的作者。我們只有在自家的小圈子寫著自己的題目的作者,於是在排行榜上: 完整文章
編譯、整理/陳慧敏、何宛芳 暢銷書常常都是電影取材的重要來源,在等著電影上映前,不如先找個幾本書。預習一下故事情節吧。2015年,將有高達 22 部自書籍的電影即將上映,題材從科幻、犯罪偵探、青少年、愛情、災難紀實等,包羅萬象。影迷和書迷可以依著電影放映日,安排年度電影好書清單,做足功夫,比一比電影和小說哪一個精采? 《分歧者2叛亂者》→電影《分歧者2叛亂者》 完整文章
◎「深夜食堂」的味道,正來自他的家鄉 安倍夜郎來自四國地區高知縣的四萬十市,本書第一章「酒友,飯友」寫的是家鄉的回憶與飲食風情、特色料理,包括日本最乾淨河川的「四萬十川」、高知名菜「炙燒鰹魚」、「皿缽料理」⋯⋯安倍夜郎自謙不是美食家,描寫人事物與料理時誠摯自如,讓人忍不住一頁一頁翻下去。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