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佳佳 第一次聽說「朱令」這個名字還是在九○年代,真正有機會認真去瞭解她的故事則是在二○○六年。當時的我還是復旦的學生,每天穿梭於宿舍、圖書館和南京西路的實習單位,早出晚歸,疲憊不堪。從象牙塔初涉社會的好奇、期待與焦慮、失望交織,一切都是新鮮的。 那是一個社交網絡尚未出現的時代,高校 BBS 完整文章
養貓的人常會自認「貓奴」,但養其他動物的比較不會聽到這樣的說法,人類的自我本位思考,一直認為是自己馴化了犬、馬等動物為自己工作。事實上,人類不但馴化動物,也馴化植物,許多目前視為日常的糧食作物和水果,其實原來都不是這樣子的。馴化的歷史漫長複雜,牽連甚廣,不過目前也有學者提出新的看法:不是人類馴化了動植物,而是這些動植物馴化了人類──這是怎麼回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星雲組曲》寫於四十年前,〈傾城之戀〉收錄其中。 1980年正是台灣經濟正要起飛的階段,身為理工背景、在先進國家科技發展有了飛躍性成長的當頭,習於思索人類未來,尤其中國人(含當時的台灣人)未來的作者,以一連串設定發生於二十一世紀到兩百世紀的故事想像,提出「如果⋯⋯發生了,會怎樣呢?」的探問。 「如果人類受孕發展成功,會怎樣呢?」 完整文章
六月中《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上映時,我臉書動態上充滿《侏羅紀世界》文,不過我還是堅持不花自己的錢去電影院看,因為這部違背廿年來所有恐龍研究進展的電影,是不折不扣的黑心商品,跟賣地溝油沒有兩樣。 有人說,不就是娛樂而已嗎?此言差矣,當初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1942-2008)創作《侏羅紀公園》(Jurassic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其實《紅樓夢》 中賈寶玉遭遇的困境,很像是現在的大學生呀。」楊佳嫻這麼說。 有許多讀者認為「經典文學」和自己是有隔閡的──部分讀者可能根本沒去翻過他們心中的「經典」,因為光是這兩個字就已經具備將他們排拒在外的力道;另一部分的讀者雖然試著翻讀,但覺得「看不懂」,所以可能撐著讀完、也可能直接放棄,總之會因此認定「經典」難以親近。 但經典不見得是這樣的。 完整文章
文/洪健倫、曾芷筠 原文刊載於【放映週報】,獲授權轉載 趁著春節假期,就用十本電影讀物,隨著電影來趟跨時空之旅吧! 《真實的叩問:紀錄片的政治與去政治》 著/郭力昕 出版/麥田出版 經過 2013 年多部熱門紀錄片引發的話題,台灣社會由上到下越來越關注紀錄片;加上今年初在 318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