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愛麗絲 「理想狀態下,一本書應該多長?」長期以來,這是在作者心中徘徊不去的問題之一。 如果是個熱愛閱讀的讀者,也許會認為,一本好故事不該有字數限制,但我們同樣常在生活裡聽到這樣的對白:「我應該讀這本書,但它有八百多頁,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時間看,」或者「你必須讀這本書,裡面的角色太迷人了,而且你知道嗎,它才兩百二十頁呢!」 完整文章
文/約翰.提歐林;譯/宋瑛堂 一九三○年代中期的他年僅十歲,長大後卻在厄蘭島掀起哀傷與恐懼的狂濤。他擁有一座岩岸和一大片水域。 男孩名叫尼爾斯.坎特,皮膚有曬傷的跡象,盛夏時期穿著短褲,坐在圓形大海岩上曬太陽,俯瞰斯坦維克的房屋 船庫。他在沉思。 這一切全是我的。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街上看到女子,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那個好恐龍」,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沒化妝就跑出去嚇人」。讀到女子遭遇各式騷擾的新聞,男子推推身旁朋友說「女生出去就是自己要小心嘛」,告誡自己相熟的女生「妳不要穿這樣出去我是為妳好」。 完整文章
《惡魔的背影》是犯罪報導作家蜜雪兒.麥納瑪拉未完成的遺作,全書除了描述她數年來鍥而不捨地追查與「金州殺手」有關的一連串懸案過程外,更透過彙整無數警方報告,採訪倖存者、目擊者與遺族等內容,構成了這本橫跨不同面相的調查報導,並由她的丈夫、調查夥伴與編輯們,在整理遺稿後集結成書。 完整文章
文/黃珍奎( 황진규 );譯/賴毓棻 自圓形監獄之後,便開始藉由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等日常監控,來馴化我們的肉體。透過訓練肉體、壓榨肉體的力量、讓肉體變得有用等過程,讓人學會了順從(服從)。我們就如此地被馴化成順從(服從)監獄、學校、軍中、職場的肉體。 像這般透過「肉體紀律」來直接影響身體、刻印在身體上的權力就叫「生命權力」,它其實並不難懂。電影《刺激一九九五》(The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在你閱讀的經驗裡,一定會遇上某些書,在你閱讀之後覺得「與預期不符」。 這「與預期不符」有壞的情況也有好的情況;壞的情況自然是你覺得這書讀起來不如原先想像的好看,讓你生出浪費時間又浪費錢的感覺,而好的情況則是你覺得這書比原先想像的精采很多,覺得一頭栽進去不忍釋卷,覺得自己和作者相見恨晚。 但也有一種「與預期不符」你很難說它是好是壞,只能說它和你的,呃,預期不符。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這幾年來很少有一本書讓我如此感到錐心刺骨的疼痛,也很少有一個說書人的話語和眼眶裡忍住不落下的淚,讓我動容。 《背離親緣》的作者安德魯.所羅門以自身的生命經歷,以及十年間訪問三百多個家庭,去追索個體「差異」及其父母家人在公眾社會所面對的存在意義與價值問題。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沒意料到686兄節目中要談兩本書其中之一是《冷戰諜魂》。 於是在八個月之後我又重新讀過一遍這本書,那些僅剩模糊輪廓的細節,遂東一點西一點的拼湊起來。 儘管如此要我用一句話說明這本書還是相當困難的事。 完整文章
文/栞 原載於「關鍵評論網」,經同意轉載 今(2019)年的台北國際書展眾星雲集,不僅國外來台作家數量創新高,本土作家的講座場次也不遑多讓。剛出版《螞蟻上樹》的臥斧與《炒飯狙擊手》的張國立,就在國際書展會場的黃沙龍,暢談兩人的新作以及華文推理在台灣的發展與他們的想像。 料理X推理的提案誕生 完整文章
文/梅根.亞伯特 Megan Abbott 4 十八個月後 「今日戴雯.諾克斯入場的瞬間,可以說是最值得期待的時刻之一,」現場解說員壓下聲線,彷彿在報奧運比賽。「未滿十六歲的戴雯在未取得菁英選手資格的領域中已展現令人欽佩的天賦,六週後,她將在青少年菁英賽小試身手,情勢可能會完全改變。」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