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獄中記》 王爾德,為愛痴狂的天才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完整文章
一八九五年,是王爾德創作生涯邁向巔峰,同時遭逢巨變、跌落深淵的命運之年。 《不可兒戲》、《理想丈夫》等代表作才剛於劇院完成首演,王爾德卻因與同性情人波西的戀情鋃鐺入獄,且波西此後未至監獄探訪他。 入獄近兩年時,他寫下這封史上最長的情書之一, 既是對無情人波西的指控,也是對摯愛波西最深情的傾訴。 而從極黑極黑的深淵中,王爾德充盈著悲傷與美的靈魂, 正對著百年後的我們閃耀著光芒。 完整文章
問世間,情是何物?其奧祕玄妙,又豈是「直教生死相許」可以概括的。它教人矛盾、偏離軌道、抽離理性、逸出邏輯。情路並不直線而行,時而曲折,時而纏繞,有時隱伏,有時活現,無以丈量分析。 近日連讀兩本語多怨懟的書信集,一本是卡夫卡《噢!父親》,字數不多,很快讀完。另一本王爾德《獄中記》,幾近十萬字,讀了好久。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編輯室 「我寫這封信不是為了在你心裡埋下苦種,而是要拔除我心中的怨尤。為了我自己,我也必須寬恕你。人不能永遠把毒蛇養在胸前,也不能夜夜起身去培植園裡的荊棘。」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 為了守護自己的愛情,一個人可以付出多大的代價?一百多年前,十九世紀的著名愛爾蘭文學家王爾德,就為了和同性友人波西的戀情,付出自己的聲名跟創作生命,從絢爛的舞台跌至谷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