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猴死囝仔的英文怎麼翻譯?那些年台灣文學外譯的歷史

文/愛麗絲 2020年第八屆版權營,更名為國際出版暨版權經紀專業論壇,雖逢疫情無法邀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齊聚一堂,改採錄影形式,橫跨各大洲的版權代理、編輯、書探等出版人,仍能「從文字出發,朝世界邁進」,彼此交流。除了作為打造出版業「台流」的參考,也分享彼此在疫情之下觀察到的書市轉變。 「打造台流不是單…

【果子離群索書】給有志創作者的非八卦專業爆料

駱以軍甫獲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此項獎金高達一百零一萬元的文學大獎,有別以單篇作品匿名參賽的文學獎,它讓平時擔任評審的資深作家、評論家也有機會享有冠冕,性質類似於諾貝爾、吳三連等獎。 每一位作家,都從第一個字、第一篇、第一本開始,有的筆耕有成,有的中綴,有的勤寫不斷卻成績平平。但發出創作光采的,也不…

他在拆胡同建環道最激烈的時代,以此書觀看北京當年的迴光返照。

文/王德威 北京(或北平)敘事是臺灣及海外文學的一個小傳統。1970年代,唐魯孫(1915-1985)以一系列追懷古都飲食風情的文字引起廣大迴響。一時之間,像是號稱”老蓋仙”的夏元瑜(1913-1995)、名報人及小說家陳紀瀅(1915-1997)、學界耆宿梁實秋(1920-…

歷史就是賓周──馬家輝《龍頭鳳尾》

文/王德威(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講座教授) 「賓周」是港粵俗語,指的是男性生殖器。這樣的詞彙粗鄙不文,卻是馬家輝小説《龍頭鳳尾》的當頭棒喝。這部小説敍述二次大戰香港淪陷始末,然而馬家輝進入歷史現場的方法著實令人吃驚。小説開始就寫敍事者馬家輝外祖父大啖牛賓周,以及江湖老大金盆洗撚,紅粉相好爭相握住…

【2016 台北文學季系列專題】九零年代的愛與悲傷──駱以軍 × 魏瑛娟談《蒙馬特遺書》與《西夏旅館‧蝴蝶書》

文/張容兒 曾被王德威評為「華麗而淫猥」、著迷於「人渣美學」與「痴漢/惡漢書寫」的小說家駱以軍,和「永遠的劇場不良美少女」、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創辦人、導演魏瑛娟的初次邂逅,起源於2014年的《西夏旅館‧蝴蝶書》舞台劇。魏瑛娟大膽改編駱以軍知名的長篇小說《西夏旅館》,將它搬進劇場,獲得了觀眾熱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