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地鐵站》是個描寫人生困境的故事。直白一點,講的是人生的「麻煩」。 人生是麻煩的集合,解決麻煩是繼續「生存」的基本條件,倘若要把「生存」進階為「生活」,得面對的麻煩就更複雜──《地鐵站》裡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麻煩,主要角色遇上的麻煩還不止一樁,屬於「生活」的麻煩在不同性別不同年紀不同社經階級都會遇上。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2006年在麥田任職時,向日方取得正式授權出版向田邦子的《父親的道歉信》,以及後續五、六本著作。 這其中有幾個緣由,遠因是1981年,向田在來台灣進行寫作取材飛往高雄的班機上,因飛機失事喪生。這場當時震驚台日兩地的苗栗三義空難,成為連日的新聞報導焦點,而我也想起自己幼時跟著父親讀報,多次讀到過向田女士的文章,心中感到惻然。 完整文章
文/慢工文化 2021年台北國際書展的書展大獎「小說類」首獎由PAM PAM LIU創作的《瘋人院之旅》奪下。 《瘋人院之旅》是圖像與文字並重的「圖像小說」,此類作品在國內數量不多,拿下過去以文字創作為主的「小說類」大獎,更是首例。 2021年6月19日下午,PAM PAM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以《活了一百萬次的貓》享譽國際的繪本名家佐野洋子,與同樣詩名卓著,在日本有「國民詩人」之稱的谷川俊太郎,有過一次短暫的婚姻,維持了六年。《兩個夏天》於1995年出版後,即因隔年兩人仳離而斷版,是讀者一書難求的夢幻逸品,這本書終於在2018年由小學館重新企劃出版,造成了轟動。 本書由木馬文化首度引進台灣,副總編輯偉傑的領讀摘要如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做為一個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成長並活躍在英國知識份子及文壇圈中的女性而言,吳爾芙天生敏感的個性、父母婚姻的暗影、接二連三的親人亡故、精神狀態的不穩定,以及在寫作事業上追求突破的重大壓力,都使得她活得太過辛苦。 完整文章
文/寓言家 ※原載於【Facebook】,經作者同意轉載 「我每次跟朋友說我在看哪一本書,都會被句點!」這是在各個讀書會中,最常聽見的一句話。 現在社會中,因為社群平台的興起、資訊量的爆炸,閱讀標題、懶人包成為大多數人的習慣,畢竟資訊量太多,我們的時間卻有限。進而願意從頭到尾讀完一本書,居然已經變成一種孤單的心事。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為什麼一介窩居於巴黎公寓屋頂下陋室的平凡人,卻足以讓人稱他為「哲學家」? 因為他寫了很多金句(大誤),例如: 「人們不去傷害彼此是不夠的,還必須互助與互愛!」 「平凡是孕育和平和自由的豐足女神。」 「問題不在於去找到什麼適合我們,而是找到我們適合什麼!」 「這世上的愚蠢及虛偽者比比皆是,因為罕有人有自知之明。」 完整文章
文/坂口孝則 譯/吳怡文 說到未來預測,大致會有兩種類型,一是「空中飛車在街上來回穿梭」,一是「賀年卡在往後十年內將越發減少」。前者是戲劇性的描繪日益改變的現代社會,後者則是描繪實際但平凡的變化。 我們可以試著將這些預測套用在自己的工作上。打破既有觀念的激進預測,比較難想像要怎樣落實在實務上,但只有後者又非常乏味。因此本書努力做到兩者平衡,既能應用在實務上,也能當成有趣的讀物看待。 完整文章
文/韓良露 親人的死亡,往往是個人感時傷懷的開始,逼使我們回頭去看生命的流轉,透過回憶去重新體驗時光的溫度、往事的重量,原來,許許多多我們收藏在意識底層的人生點點滴滴已經化身成瓶中的精靈,等待主人的召喚現身。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