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宏仁(中山大學社會系教授、巷仔口社會學發起人) 小時候台南家附近,有個地方叫「新町」,印象中,每次白天經過那一區的時候,總是有許多阿姨們坐在低矮的房子門口聊天,小學男生之間互相罵對方的時候,就會說:「你要去新町相幹啦!」到大學以後才知道,那是紅燈區。大家如果去台南的康樂街、大智街、大勇街圍起來的區域走動的話,仍可以看到這樣的歷史遺跡:電動遊樂場、按摩店、小飯店。 完整文章
文/菲特烈.貝克曼;譯/杜蘊慧 人們說,教兒子如何當個男人,是父親的責任。可是我不太確定。人們也說,大部分的男人遲早都會變得像他們的爸爸。我希望這不是真的。  對我來說,你的爺爺和外公是另一種人,更自豪也更硬氣。擁有與我不同的技巧。比如說,他們光是用踢的就能判斷輪胎和樓梯的品質好壞。如果給他們任何家電,我指的是任何一種喔,他們掂掂重量之後就有辦法在三秒鐘之內告訴你到底值不值那個價。 完整文章
為了抵抗社會的歧視和不合理要求,有些作家會強調女生要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不需要滿足不合理的社會期待,如果你想變成某個樣子,那是因為你喜歡自己是那個樣子,而不是因為各種社會壓力。 身為異男,我覺得同樣概念也適用於異男。 男生也應該愛自己,讓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不需要依靠男子氣概、情場得意、炮友無數、亮麗伴侶這些「性別成就」來讓自己的生命有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