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少人一輩子都不必進開刀房吧?我們大多數人或多或少要和外科醫師打交道。 記得小學一年級開學第一天,我肚子痛得不得了,可是爸媽仍以為我是裝病不想上學,所以還是被硬拎去了學校,結果在教室痛到在地上打滾,滾到老師覺得演技實在太精彩,不往演藝圈發展太惜,才叫爸媽把我帶回家繼續排練。 完整文章
文/白映俞 不只有醫師服的釦子,連口袋裡東西的多寡都能猜出醫師的資歷,八九不離十…… 除了大體解剖外,在大三、大四還得接受寄生蟲、組織學、胚胎學、生理學等諸多基礎課程的疲勞轟炸。我們都像是被關在由考試及共同筆記圈起的監牢裡,有顯微鏡下的斑斕色彩;有一條條四處亂竄的神經、血管;還有各分子串聯並聯引發的混亂公式。在這個階段,同學們在言談間難免會出現「所為為何」的感嘆。 完整文章
文/白映俞 「醫生在哪裡?給我出來。」聽到聲勢這麼浩大的招呼,我自然趕緊轉過頭,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一位頂著散亂捲髮的中年婦女,氣呼呼惡狠狠地向我走來。我趕緊在腦海裡不斷搜尋對此人的印象,卻遍尋不著。不過,這位婦人沒給我更多的思考時間,繼續破口大罵:「你們這間醫院是在幹嘛?派那種孩子來照顧我的孩子?」 「你是?」我反問這個怒氣沖沖的婦女。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自古以來,一直都有智者告誡我們要「活在當下」,專注於眼前的事情,心無旁騖才能做好事情,也才會獲得快樂,幸福感更會因此提升。對於這樣的忠告有人感到茫然,有人心領神會,有人則試著用科學的方法去證明它。 兩位哈佛大學的研究員,柯林沃斯和丹尼爾.吉伯特開發了一個 iPhone 完整文章
日常生活中常聽見的詛咒,有「不得好死」或「安怎死都莫宰羊」等等,看來知道自己怎麼死,還有最好是有尊嚴的自然死,是一個人一生中,堪稱最幸運和幸福的事之一了! 既然這是人類最想追求的事……哦不對,人類最希望的不是永生不死嗎? 完整文章
文/劉育志、白映俞 林肯總統死後五小時,醫師們就在白宮解剖。悲慟欲絕的林肯夫人要求醫師留下一束林肯頭髮給她做紀念。解剖結果顯示子彈從距離中線一英吋偏左側的後腦勺(枕腦)位置射入並貫穿大腦。林肯左邊大腦受到嚴重的損害,側腦室及硬腦膜下腔皆有出血。 一位醫師在寫給母親的書信中留下這段記錄: 完整文章
文/何宛芳 「閱讀讓我開始覺得世界很大……如果可以讓小孩比我更早知道,就更好了。」集外科醫師、作家及母親身份的白映俞,如此說道。對她而言,書就是一扇多元廣闊的窗,透過它,我們可以瞭解歷史、理解差異……;而更重要的是,她希望讓孩子「牛寶寶」可藉此認識世界的過去、現在,也才能真正體會,原來我們手中握有的這一切,全都不是理所當然;人生在世,需求遠比我們想像更簡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