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秀姿 同時打五份工的留學生涯 「那個媽媽叫我做事,就是搖個鈴。 她說:『我不管妳有多聰明,在這裡,妳就是我的女傭!』」 成露茜在夏威夷的留學生活,一開頭就是這麼過。 被視為「資產家的女兒」的她,年紀輕輕才21歲,卻已經知道, 哭,是沒有用的,這是自己選擇的路,咬牙也得走下去。 (圖一) 完整文章
採訪/蔡瑞珊、史比野塔;撰文/史比野塔 「我模仿一個說故事者殺死了一位社會學家,然後一人分飾兩角地交替冒充彼此,日以繼夜開著他們的車四處遊蕩越境。」看著上面的文字,第一秒你忍不住會問,「然後呢?」就是這般吊人胃口,讓人開始想像在文字之後藏有哪些可能:可以棲身音樂,也能朝社會發聲,又或者在不同文化間遷徙。即便形態不同,還是能夠辨認出本質,不致使人困惑。 完整文章
文/茶葉蛋(臺大歷史所碩士生) 本文與【故事‧說書】合作刊載 我們對於紐約的印象,或許就是那光鮮亮麗的一面,紐約在多數人的眼中,就是世界金融中心的代名詞。那紐約的黑暗面呢? 本文所要引介的就是一本講述紐約地下社會的專著:《地下紐約:一個社會學家的性、毒品、底層生活觀察記》。作者蘇西耶‧凡卡德希(Sudhir Venkatesh)在 1997 完整文章
課綱爭論是對於歷史的詮釋爭論。我的立場和新課綱不同,我沒辦法接受新課綱把臺灣視為中國的一部份,但也不認為撤回課綱算是解決問題。 反課綱的一種說法是「教育不能為政治服務」,意思是: 執政黨不該試圖利用教育來影響下一代產生與自己更接近的政治意識形態。 然而,我也看到一些反課綱的人主張說: 即便新課綱不撤回也無所謂,反正明年民進黨很有可能上台,到時候還是會改成臺灣主體的歷史觀。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