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陳慧敏 英國搖滾樂手大衛鮑伊離開地球兩年,他的兒子鄧肯瓊斯(Duncan Jones)透過推特邀請歌迷,每月讀一本大衛鮑伊喜愛的書,用閱讀馬拉松,懷念這位傳奇樂手。 2018年1月8日是大衛鮑伊的71歲冥誕,也是他辭世兩年又兩天的日子,紀念大衛鮑伊的報導和活動不斷,其中,HBO製作了《大衛鮑伊:最後五年》紀錄片,紀錄他製作《The Next 完整文章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紙醉金迷的社會;而女權主義先驅吳爾芙,也在這一年推出意識流鉅著《戴洛維夫人》等。 完整文章
「小說家的任務就是力求從作品後面消失。」──福樓拜 「我們正在溫課(自習)……」這是《包法利夫人》開頭的第一句話,也是西方小說形式往前大躍進的里程碑。在此之前,眾小說一貫的開場白模式,是把人事時地物交代清楚,以全知的敘事者口吻「指示」讀者閱讀的方式與進程。但「我們」的出現,意謂作家從文本操控者的位置退下,讓讀者享有更自由的閱讀視野,這部作品因此具有劃時代的定位。 文學與道德的戰鬥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