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衛鮑伊致敬:挑戰閱讀大衛鮑伊的一百本書

編譯/陳慧敏 英國搖滾樂手大衛鮑伊離開地球兩年,他的兒子鄧肯瓊斯(Duncan Jones)透過推特邀請歌迷,每月讀一本大衛鮑伊喜愛的書,用閱讀馬拉松,懷念這位傳奇樂手。 2018年1月8日是大衛鮑伊的71歲冥誕,也是他辭世兩年又兩天的日子,紀念大衛鮑伊的報導和活動不斷,其中,HBO製作了《大衛鮑伊…

【經典也青春第三講】張耀升 × 陳蕙慧: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黛萊達透過《母親》最想和讀者說的那一句話是……

文/芒果青 將近百年前義大利薩丁島,年輕的神父保羅跟隨母親來到一個幾十年沒有神職人員的偏遠村落,成為當地村民的信仰支柱。對母親來說,兒子就是她的驕傲和希望,但保羅卻在此時愛上當地的富家女愛格妮斯,兩人還計畫私奔。「神父為何不能結婚呢?」起了凡心的兒子,和意圖阻止兒子戀情的母親,產生了母子、戀人情感的…

遙想那時,1925年,西洋文學史最燦爛的一年……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

福樓拜被控教歹囡仔大細 ?保守人士愈罵愈暢銷

「小說家的任務就是力求從作品後面消失。」──福樓拜 「我們正在溫課(自習)……」這是《包法利夫人》開頭的第一句話,也是西方小說形式往前大躍進的里程碑。在此之前,眾小說一貫的開場白模式,是把人事時地物交代清楚,以全知的敘事者口吻「指示」讀者閱讀的方式與進程。但「我們」的出現,意謂作家從文本操控者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