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念真 無論是在切肉絲、切魚皮,甚至是剁薑末、蒜末或者翻炒白菜的時候, 好像經常不自覺地模仿起已經過世多年的父親的「軀勢」, 即便場面差別很大,他在總鋪棚,而我所在的地方只不過是家裡的廚房。 陳玉勳的電影《總鋪師》熱烈上演的時候,幾個朋友看完都不約而同地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因為你會煮白菜滷,所以裡頭的你就煮這一道?」 完整文章
吳念真 父親沒帶我去看醫生,而是帶我去麵攤,叫了兩碗什錦麵。 我看著他,心裡想:有錢嗎?父親好像看懂我的意思,低聲說: 「要死,也要先吃一頓飽。」 大概是遺傳了媽媽的基因吧,過了五十五歲之後,我也開始慢慢失去嗅覺,一如她當年。 沒嗅覺,不說旁人不知道,唯獨自己清楚,身體接受「感覺」的某一根天線已經硬生生地被折斷。 完整文章
文/鄭宗弦 古時候的女人出嫁之後,冠上夫姓成為夫家的人,平常不能隨便回娘家,深怕別人知道後在背後閒話,說是「查某囝賊」。 那是什麼意思?娘家的兄弟或許歡迎姊妹回家探望,但兄嫂和弟妹的態度就不一定了。大家庭的生計由公婆掌管,媳婦們若是看見公婆拿東西或錢財給大姑小姑,心裡面肯定會計較的。但是大姑小姑不會空手回娘家,禮尚往來,公婆又怎麼會讓她們空手而回呢?那也是要被她們的婆家取笑的啊。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
時間:2015 年 9 月 25 日 (五) 15:30-17:00 地點:誠品信義店三樓Cooking Studio(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1號) 主講人:林明燦(總舖師) 參加方式:於當日上午10:00起至誠品信義三樓服務台登記報名,額滿為止(每人至多登記兩位)15:00起唱名依序入座,15:20開放候補。如未登記仍可參加,因坐席有限,如無座位請多包涵。 活動網頁:點我進入 完整文章